宁愿带着伤痕

他家就在她家不远处,

他和她从四岁进幼儿园开始就一直是同窗,

从四岁起,他开始偷偷喜欢她。

八岁,在学校读书,每次哭着找他的的总是她,每次都开心的走开,但是她从来没注意到他为她摘花后留下的刺痕;

十四岁,在黑夜中,她被外校的小流氓骚扰,她哭着找到他,小流氓再也没有找过她,但是她没有在意他为她打架留下的乌青肿痕;

十八岁,在酒店中,她为自己的庞大奢华生日晚宴骄傲举杯,却没有注意到他为了这个夜晚而默默工作,在手心里留下的沉重的茧;

二十岁,他放弃清华北大的招收,和她来到同一所大学,默默的陪她一起上课一起去食堂,她很舒服的坐在食堂的椅子那,抱怨他打饭的速度,却从没看到过他在汹涌的人海中插队被人鄙视的狼狈;

二十四岁,他放弃外企的优厚待遇,自己开个小门面,她抱怨自己没有更多的钱财购买更好的享受,抱怨自己只能做个小门面的守档者,但是她从不知道,他是为了让她以后能成为老板的伴侣而不是打工仔的老婆;

二十六岁,他告别了小门面,成为一家实力雄厚的企业创始人,而她,却早在一年前投入一个高级白领的怀抱,她只看到那每个月几百的收入,却没看到他默默经营的那份积累;(此文首发沙之轩)

她所有的不开心的事情他都知道,她所有希望得到的东西他都在努力为她送上,她的种种奢求他都在努力的完成,她一直在为自己有着众多优秀的追求者而选了他而不满,只是她不知道,他其实也有许许多多喜欢他才气和气质的优秀女生,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们的爱情世界会有别人进入。

他默默的为她经营着一切能让她满足开心的世界,他从来不奢求她会注意到这一切,他只希望她给予他一点点时间让他完成对她的承诺;

终于到了他快要实现诺言的时候,而他得到的却是她的背叛,她连那么短短的两年时间都无法等待,她只认为,她需要得到的东西,是要马上出现在她面前;

她被她选择的高级白领吵架后回来找他,她流着眼泪信誓旦旦的说她不会再离开他,她没有注意到,从不喝啤酒的他已经开始喜欢喝酒的感觉,从不抽烟的他已经开始习惯忧郁的抽烟。(www.13973.com)她不知道,当一个男人习惯喜欢他不喜欢的东西时,这个男人就已经是完全改变的男人。

那个值得他用稚嫩的手爬过围墙偷花,用不强壮的拳头打架,用幼稚的肩膀赚钱,用舍弃更好的深造机会陪伴的她早已经不在了,曾经在月光下听他轻声朗诵诗歌,那个嚷着要他背她上楼梯,那个喜欢让他为她拭去泪水的女孩已经成为了他的回忆,

站在他面前的她,只是一个和其他男人吵架的普通朋友,他的世界只留给记忆里的那个人,他只记得他曾经爱过的她,而不是现在的她。他宁愿带着一辈子无法痊愈的伤痕,也不愿意重新制造新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