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手续我怕谁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四川省仁寿县高家镇卫生院院长程柏林到省人大上访,省人大信访办通知高家镇负责人和程柏林到省人大座谈,仁寿警方竟不顾省人大保卫处警卫阻拦,强行闯进省人大“捉拿”程柏林。

姑且不论程柏林身犯何种罪行值得仁寿警方不辞辛劳兴师动众到省人大门口“守株待兔”“捉拿”他,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警察异地执法,应该请求当地警方协助,但仁寿警方既没有通知省人大所在辖区的公安机关,又没有跟省人大保卫处联系请求协助执行,甚至在省人大信访办和保卫处负责人强烈反对的情况下,仍然野蛮地将程柏林戴上手铐准备强行带走。面对省人大信访办、保卫处负责人的质问,文宫镇(原文如此)派出所指导员刘强竟然辩称他们“有抓人手续”,省人大管不了他。原来是有“有手续”!何其掷地有声!何其振振有辞!原来,“有手续”就可以到处抓人,“有手续”就可以在省人大警戒区内随意“捉拿”上访人员。了解我国宪法知识的人都知道,省人大是省最高立法机构,仁寿县执法人员假以“有手续”的名义,可以公然在省人大机关野蛮执法、执法犯法!

这倒让喜欢胡思乱想的我想起了2005年轰动全国的“佘祥林案”。1994年4月,佘祥林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湖北省京山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几经辗转,佘祥林因杀人证据不足而被京山县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要不是涉案“受害人”、佘祥林爱人张在玉2005年3月突然回家了,也许佘祥林这一辈子可能要永远蒙上杀妻的不白之冤,而这一切都是在“有手续”的名义下进行的。因为“有手续”,可以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把佘祥林作为“犯罪嫌疑人”先抓起来;因为“有手续”,京山县人民法院仍然可以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他有期徒刑15年;因为“有手续”,佘祥林可以被投入沙洋监狱服刑11年(1994年4月到2005年3月),尽管后来佘祥林获得了90万元的巨额国家赔偿,但是对于被剥夺11年的人身自由和物是人非的巨大家庭变故,金钱对他有什么意义呢?

佘祥林案还没有从人们的记忆中完全淡忘,四川省仁寿县警方又假着“有手续”的名义,到省人大机关野蛮“捉拿”一个上访人员。如果不是省人大领导的阻止,如果不是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如果不是激起广大网民的愤怒,不知道仁寿警方会不会再整出一个“佘祥林案”出来?难道“佘祥林案”给我们的警示还不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