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

初一的早上,弟弟到大伯家请奶奶过来吃饭,回来的时候说家里没人,奶奶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电视,大伯一家去拜神祭祖马上就回,中午不过来吃饭了。弟弟坐在那里听奶奶一个人唠唠叨叨的将几件事反反复复讲了好几遍,直到3小时后大伯一家子回来。

奶奶不认识字,看不懂新闻,不会上网,电视剧也看不懂讲得是什么内容,只知道有几个演员长得真好看啊,可以做孙媳妇。手机不会用,座机还是教了好久才知道听筒和话筒的区别,时不时还会接完电话后倒着放。她的儿子孙子孙女们全都在外地工作,只剩下大伯在家陪着她,而大伯沉迷于私彩,总是喜欢到外面和别人讨论买码,大部分时间,家里就只有奶奶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房子里。
去年我回家的时候,陪奶奶坐着聊天,她说平时只能打开电视,听着有人说话,感觉有点声音。想去串串门,其他人家也大都是只有一两个老人在家,而且全都是住在2楼三楼了,一楼大门总是紧闭的,只能偶尔在门口坐一坐。路过的人们跟她打招呼,老眼昏花也认不出是谁了。
过年也许是她最欢喜的时候,一屋子人在聊天,一年没见的儿子们回来了,孙子孙女们回来了,外甥外孙女们也都坐在一起,聊着工作近况,股票买卖。小辈们凑在一起,点着手机ipad抢红包,奶奶听不懂,只能默默的坐着听我们聊,时不时给我们拿点水果,递点瓜子花生。聊完了,到了吃饭时,我们喝酒聊天,她静静的喝完一碗粥,看着我们吃,脸上始终笑眯眯的,时不时招呼重孙们吃菜。
我们也许都不喜欢回家过年,因为要买票,要走亲戚,要被念叨,还要发红包等等,还不如出去旅游,在外面花天酒地开心。然而对于老人来说,可能这一年也就这么几天时间,能看到自己的儿孙们,能让冷清的家有点人气,能把积攒了一年的话语慢慢的倾诉出来。尽管我们和他们之间的话题,最多也就是嘘寒问暖,和他们聊天,大多也都只是嗯嗯哦哦。儿孙满堂,聊天声音却听不清楚,子女绕膝,却看不清他们的脸庞,但这都不要紧,因为他们就在那里。
每一个人都会慢慢老去,朋友越来越少,亲戚越来越疏远,唯有过年这几天,能让越来越冷清的生活变得热闹起来,能让疏远的亲友走动起来,念叨几句,也只是出于关心,有谁会不喜欢过年呢?愿大家都身体健康,万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