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

一大早就被冻醒,或者说是饿醒,拉开窗帘,外面还在下着雨,非常大,让人一看就不想起床,更别提上班。

磨磨蹭蹭了半个小时后,终于还是被肚子唤醒,起床刷牙。打开冰箱门,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还有一罐午餐肉。空空如也的冰箱唤醒了记忆,在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那罐午餐肉变成了泡面上面的装饰,使得那碗泡面做到了图文相符。不死心的打开橱柜,上面确实有挂面,上次是跟什么一起煮来着?噢,排骨、蹄膀,加了三四根小白菜,吃了个满嘴流油,最后好像是太腻了于是倒掉了,没喝汤。肚子咕咕叫了,没油水可不是什么好事,听,又在抗议了。

出不出去买菜呢?以前楼下有个菜市场,里面的摊档不多,熟食店有一间,里面卖的牛肉干好像一星期也就卖掉一个,每次经过总是看见老板在里面无聊的斗地主,王炸、顺子、不要总是能听得清清楚楚,并不是因为山寨机声音大,而是没什么人。起初有两档猪肉摊,并排在一起,一个靠里一个在外,每次经过时总能看到,外面的那摊挂着的猪肉七零八落,里面那摊满满的好像几天都没开张过。青菜摊子原本是有四五家的,大家摆卖的青菜种类都差不多,靠门的那摊总是每天卖光,里面几家的菜洒水,浸水,最后连萝卜都开始萎缩了。

过个年回来后,里面的猪肉档只剩下一摊了,青菜档也只有一家了,早上的门口多了几个地摊,2块钱或3块钱一把青菜。脸有点熟悉,似乎是以前里面的档主,可能是吧,没光顾过几次他们,认不出来。不过很快他们就被认熟了,因为大家开始习惯在门口放下两块钱拿把青菜回家。熟食档不知道什么时候关门了,猪肉摊堆积的隔夜肉越来越多,后来人们就再也没进去买肉了,忒不新鲜。菜市场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倒闭了,只剩下早上时在门口的青菜地摊,人们又开始走到隔壁小区那条街去买菜。

距离上来讲,隔壁小区和旁边的中百仓储是一样的,都需要走上十五分钟路。走到超市还可以顺便买点牛肉干猪肉脯薯片可乐火腿肠花生吐司酸奶回来,说不定还能碰巧买到刚出炉的,暖乎乎香喷喷的糯米鸡。隔壁小区那条街有不少小吃摊,烤面筋生煎包油焖大虾烤全羊应有尽有,风雨无阻的老饕总是能在那边找到自己的美食。晚上回来经过时,隔着半条街就可以闻到那股熟悉的孜然味。

肚子又动了一下,不能再想了,拿上雨伞,狂奔下楼,上班。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