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巷丁香

天上的雨落下,我的泪水飞溅。那个雨天,我听到了从深深的巷子里传来你的脚步声,细碎而轻盈。

为什么,我独自从一扇扇陌生的门前经过,却无法迈进你关闭的心扉?为什么,我独自行走在江南的细雨中,会听到寂寞的心碎?

从来不知道你是否来过。可是,移开油纸伞,也移开我忧郁的视线的时候,你仿佛就在我的身边。大提琴和小提琴交织成细雨中的旋律,忧郁感伤,缠绵悱恻,我迷失在这样的旋律里已经很久很久了。每一根颤动的琴弦,细如游丝。

你知道么?有多少雨泪摔落在地上,就有多少缤纷的梦想粉碎如泥。“丁香空结雨中愁”,我不知道如何举步,走出这幽深的小巷。我只知道没有你的行程会怎样落寞。如果爱一个人就等于没来由的心疼和心碎,那么我的错误是否可以更合逻辑?

夜幕中,那些滴落的雨滴分明是钢琴的私语,大提琴小提琴令人心悸的倾诉,琴声交织诉说着无望的哀愁、无怨无悔的守候。

夜江南,无数的航船需要靠岸,无数的醉眼的灯笼都在寻找一个身影。我却在水中的倒影里寻找你一路洒落的叹息。你,究竟在哪里呢?

我听得懂你的歌,飘荡在水上的船歌。我读得懂你的眼眸,你陷落在黄昏薄暮的哀愁里的眼眸。你脚步轻轻,可是我能听到——我的身后总是充满你静谧中的呼吸,可是,我不敢回眸。

细雨敲打着残破的迷梦,脚步无法丈量雨巷寂寞的深浅,你能否能如约而至?好想,秋风乍起时,依偎在你温暖的怀里;好想,秋雨滂沱时,你撑开衣裳为我做雨伞。

有个声音说:让风吹过,任雨滴落。可是无论如何,我还是要从这生命的雨巷穿过,无论如何,在夜行的征途上,我还是希望始终有一盏暖灯照亮我。我不知道,熄灭了这灯盏,我的生命里还能看到什么。

琴声那样和谐幽婉,响彻思念的黄昏。无论多么幽长的深巷,总该有穿越迷茫的日子吧?无论多么漫长的雨季应该都会走过来吧?会不会有一天,你穿过雨巷,抛掉我手中沉重的油纸伞,揽我入怀,结束这幽深的巷弄里我泥泞的跋涉?

如梦的江南,一串解不开的丁香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