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痕的泪

我一直以为我很坚强。

那个阳光灿烂的上午,看着刚从运动场上下来的蓝,浑身散发着秋天草地上的独特气息。我喜欢站在跑道边缘看着他像风一样滑过我的身边。陪着他,默默地走过了直道,我突然开口说,我喜欢你。

惴惴地等待他的答案,一抬头,却发现他已经走远。

没有听见?还是——

不能回答。

初中的日子就这样在恍恍惚惚中溜走。那天的失败得不能再失败的告白一转眼成为记忆中越来越模糊的部分。只记得爸妈的争吵日渐频繁,我却好似什么都不知地继续没日没夜疯狂上网。即使中考的第二天爸彻夜不归,我也权当缺席处理。

我以为我会忘记他的。然而当我的朋友告诉我蓝已经有喜欢的人的时候,那一夜,我还是失眠了。

我和雨欣互相交换了心情。雨欣是个成熟的男孩子。他告诉我男生喜欢漂亮的女生,他告诉他喜欢的女生只有一个但是没有结果,他说他喜欢的女生很可爱很可爱。看着他的头像在工具栏里一跳一跳,我突然没来由的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好远好远。

我很得意地告诉雨欣由于父母半夜起来吵架,我可以从半夜12点看到凌晨4点,看艺术体操,看跆拳道,看女排,看跳水。雅典的蓝色橄榄枝在我的眼前摇摇晃晃,然后听到妈说,当初在三个月的时候把我流掉好了,现在也不至于这么痛苦。

我擦着眼泪继续告诉他如果今天晚上他们吵架就更好了,这样也许我能赶上看闭幕式。他半天才回了一句话,其实你心里并不这样想的。

我愣了一下。是的。我不喜欢爸对妈说话时那么冷淡,更不喜欢看到妈无助的眼神。但是除了对一切装作无知以外我没有别的办法。我只能用满不在乎的微笑来掩盖内心的伤感。

我终究没有看成闭幕式。爸的情人打来了电话,被妈接到了。长久以来笼罩着这个家庭的愁云惨雾终于揭开。但是这次没有争吵,没有,没有。他们都很冷静。我仅仅听见妈偷偷地哭。

爸在早上的时候问我如果离婚我跟谁。我耸耸肩说谁养的起我念大学我就跟谁。爸没有回答。只是说如果以后结婚一定要找喜欢的人。

我以为我不会哭的,可是我还是背对着他流下了眼泪。

爸一直都不爱我妈。他的初恋情人在远方苦等他二十年,而现在他们都已经无法忍耐了。爸和妈的婚姻说不清楚是谁的错。很长时间爸看妈的眼神里总有不屑,而妈对爸更是有无止尽的抱怨。可这些都是——假的。

妈怎么办?爸你对得起她吗?你要她怎么接受?十七年的夫妻说散就散,这就是你的报复吗?

我转身,继续在QQ秀上挑衣服。然后听见妈的歇斯底里的叫声:既然当初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和我结婚?

爸出去了。妈不断地打电话。雨欣的头像探头探脑,问我有没有表白的经历。

我笑着告诉他我那次没有结尾的表白,接着很三八地在那里发誓一定要在高中里把他追到手。然而雨欣下一句话把我所有的做作全部击垮,他说,他喜欢Athen。

Athen是个超级卡哇伊的女生。可我从来没有想到她会占据着雨欣的心。我触摸着键盘,一个字也打不出来。雨欣不安地说不希望自己喜欢的影响到Athen。然后我说,我帮你。

他好像很吃惊。很快就回了话,我同学说帮助自己曾经喜欢的人向别人表白是一件很糟糕的事。

他知道的。当他发一封短信告诉我他会离开一些时间的时候,我就对他说过——我的心情。

然后我说,我是喜欢你,不过没办法啊,当然是希望你开心一点。

在一串长长的省略号之后,他敲了三个字,谢谢你。

我不能忍受这样的矫情——或者说,我无法面对如此真实的我,于是赶紧补上一句,我还是很伟大的。

结果自然是换来他的再次无语。

我耐心地跟Athen玩着文字游戏。想要不动声色地套出女生的心思真的不容易。但是最后她还是告诉我,她也喜欢雨欣。

OK,很圆满很幸福了啊。这时Athen突然说,小希你好像媒婆啊。

我笑笑,说,小希好可怜的。小希喜欢的男生不理小希的表白。不过小希一定会把他追到手的。

鬼使神差地居然又添上了一句,小希喜欢的男生都有喜欢的人了呢。

还好Athen没有注意,她表现出的大力支持让我汗颜,小希加油哦!

Athen真的是很可爱的女孩子。

终于关掉了电脑。转身,看见妈也放下了电话,眼睛肿肿的。

我走过去围住她的脖子。妈,不要哭,我们都是一样的失败呢。

然而我心里清楚妈远比我痛得多。

我仅仅是心里有一点点的失落,而妈,是彻底的惨败。

在妈面前我不能流露出一丝一毫的软弱,我要保护她。

我小心翼翼地收起了我的所有天真和无知。我反反复复地查阅着婚姻法的条条框框,然后冷着一张脸告诉爸,爸你错了,如果分财产爸你是捞不到一点好处。

然而爸颓废的眼神却让我失去了再次开口的勇气。

我一直以为我很坚强。真的。我以为我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爸的背弃和妈的崩溃,然而我自己却第一个哭了。

我删掉了所有的聊天记录。然后忙忙碌碌地准备考试。尽管偏头痛让我整场整场迷迷糊糊,但我再也没有告诉我妈。自从那天凌晨两点听到爸在门外徘徊的脚步却没有勇气进来时,妈最后的防线也被击垮了。

小希,你要坚强。

我抬头看着阳光汹涌泻下,刹那间呜咽冲破了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