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日

亲爱的,你搭乘的班机将要起飞了,机场播音员用普通话,粤语,英语分别说你搭乘的班机就要起飞了,我拿着手机,想看清楚时间,可是眼泪却如决堤的水,我记得那一次你赶我进登机口的候机厅时,我也是这样的,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起身,戴着墨镜到机场大巴处,买了回市区的票,但是我又折回来了,看着你刚才检票的地方,我记得你挥手的样子,笑得纯真的样子,还有你转身的样子,那时候我没哭,但是我现在又忍不住流泪,有关你身前背后的一切,总是让我如痴如醉,欲罢不能,我想象你现在坐在自己的机位上,闭目养神的样子,或是在看窗外的云,那时候,亲爱的,你有想我吗?

机场大巴人不多,我上去,五脏六腑象全被摘空了一样,我没带身份证,没带暂住证,可是我一点也不担心,甚至潜意识里我希望关卡的工作人员能把我扣下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希望能在某个离你更近的地方,让我能痛一下,或是被烦恼一下,那样证明你给我的快乐和幸福不是假的。

那些是真的吗?

22号

从你说要回深圳来的那一天起,我就日日算着这一天,19号,20号,21号,22号,还记得那天我打你电话然后砰的挂机的事情吗?你无法体会,等你回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我如此心焦和难熬,21号晚上我彻夜未眠,因为你说你22号到深圳,我一早准备好,穿好衣服,开好冷气,准备只要你电话一来我就去机场接你,准备你一到家里就有冷气驱散你身上的热气,可是一直到下午,我依然没有收到你的信息和电话,我打电话你,你说要到23号下午才能到深圳,直觉告诉我,你在跟我说假话,我脱口而出:你到底在哪里呀?你说你在广州。我听到这话一下子挂了电话,你宁愿先去广州也不愿意先看到我,我想我真的太失败了,我不知道我对你的日思夜想有何意义,更不知道我在你心中到底有没有份量。

23号

23号早上不到九点,突然接到你的电话,你问我起床了没有,说你很快就到了,那时候我还躺在床上,我问你很快是指多久,你说半个来钟吧!我的心差一点要蹦出来了,飞快地跳下床,亲爱的,你终于来了,为你准备的浴巾,毛巾,拖鞋,沙滩裤,牙刷,我再一次检查过,然后我刷牙,洗面,镜中的人黑眼圈很严重,可是没有任何办法补救了,想到见到你,我又怕又喜,然后我冲下楼,等着你的到来。

你胖了吗?瘦了吗?你累不累?昨晚休息得好吗?你不会还是抽那么多的烟吧?你见到我时是不是叫我猪头?还是叫我亲爱的?我站在小区的那条人行道上,四处张望载你的那辆车是否到来,时间好象很漫长,又好象过得很快,我不知道,你却打来了电话说:我还是去住酒店吧!

我脱口骂道:你有毛病啊??!!!

然后,我们终于见面了,你用报纸敲我的头,说道:猪头!我想问你的话却一句也没说出来,我看你瘦了,你却说你胖了,我们进屋,拥抱,我想狠狠地亲你,可是我没有,你冲凉,穿着那条红格子的沙滩裤,亲吻,你说你累了,要睡一个钟,我狂跳的心现在慢慢平静了,能看到你,只要能看到你,你做什么我都开心。

不到两个钟,你睡醒了,我煮了水饺,你吃了几颗,想停下来,我强迫你吃,还分了任务,你两个,我两个,我象个霸道的小妇人,看你吃下去,心里甜滋滋的,然后你说你还是有些累,想睡觉,你说要抱着我睡觉,可是你抱着我的时候你就睡不好,我更睡不好,每次依着你我就想亲你,想抚摸你,还有那些难以启齿的冲动。

四点多钟,我们出门,要去吃水煮鱼,深圳的太阳大得象是随时把人晒化,时间还早,吃饭还早,的士车把我们放在一家电影院门口,广告上说是《特洛依》,你说不怎么好看,但为了陪我还是去看看再说,到售票口,售票员却说现在没放电影,我们沿着那条路往振华路走,我说我好象要晕倒了,你安慰我说很快可以找到书店去乘凉,然后很快真的找到一家书店,买书,接着去麦当劳喝汽水混时间,打的去八卦一路找水煮鱼,记忆中的水煮鱼拆了,但是在隔壁那一家扩张的以豆腐为特色的店里还是吃到了美味的水煮鱼,我喝旧金威,你叫我酒鬼。

我们打的往回家的路上,买碟,老地方,那个我们一起去过好多次的地方,老板看到你又惊讶又惊喜,是的,没有人不喜欢你,你在每一个人面前都是如此温文尔雅洒脱大方,这一次,毫不例外,你买了六百多块钱的碟,满满一个加大的袋子,回家的路上我跟你说要去人人乐买菜,天气太热了,我不想出门,想明天做饭,当然,我并不会做饭,我只是想感受一下为心爱的男人做饭的那种幸福的感觉。

肚丝,猪骨头,乌鸡,西红柿,鸡蛋,菜心,葱,水饺……满满两大袋物品,加上满满一袋的碟,我们往家走,在人人乐百货区,有一个大肚子女人跪在地上向人求助,你不声不响地掏了一百块钱给她,我说可能是骗子,虽然我这样说,但是我还是很赞同你的行为,我喜欢你的善良。

24号

我们换好出门的衣服,准备去喝早茶,你笑话我说现在是去喝午茶,出了大门,太阳晃得人眼睛生痛,我们望而生畏,一致同意回家打电话叫外卖,笑着牵手回家,我打160,查到了一家永和豆桨,我们叫了两份咸豆桨,一个鸡丁饭,一碗面,一只油条。

下午,你要出去办一点事情,我看着你穿衣服,象个调皮的大班生横背着那只象书包的名牌包,你扭着腰笑着说:看我的小蛮腰?!我笑得透不过气来,亲爱的,知道不知道?你有时候真的可爱得象是幼稚园的大班生。

你出门,又是个温情的大人了,轻轻地拥抱我,我说:你回不回来吃饭都给我个电话。

你说:好!

你总是说好,我看着你进电梯,虽然知道你出去最多几个小时,可是心还是那么空,我坐在沙发上,躺在床上,看书,看碟,可是做什么都那么难受,五点钟的时候你终于来电话说:你做饭吧,我回来吃饭!

我开始准备,把汤料都放进煲锅里开始煲汤,把米洗进电饭煲里,把菜心泡在冷水里……一样一样地做,听音乐,哼小曲,象个最快乐的小女人,五点半,六点,六点十分,你终于回来了,送我两个我喜欢的公仔,六点半,我们吃饭,我想也许你会取笑我做的菜不好吃,也许你会装作菜好吃但吃只一点点饭和菜便放下,但是,最后,我们把所有的菜一扫而光。

你笑着对我说:你很有成就感吧?

我笑,没有说话,但是心里非常高兴。

吃完了饭,你拿出了送给我的生日礼物,西武买的万利珠宝的白金镶钻耳环和项链,我不是一个虚荣和浅薄的女人,但是看到这么漂亮名贵的礼物,我还是呆了半天,连谢谢也没记得跟你说一声。

25号

上午吃的永和豆桨,晚上面点王,我们新买

了一只步步高碟机,家里的进口碟机只能读正版碟,无法读盗版碟,你换插头,调试,然后叉着腰笑说:我牛吧?

我说:嗯,你真牛!

26号

我的生日。

中午的时候你说你要订机票了,我沉默不语,如果所有一切经历过的快乐和幸福无一不是指向分别的那一刻,我又何必如此在意?你看出了我的不高兴,哄我开心,说着下一次的相见和将来的计划,可是亲爱的,你可知道跟你分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难过和痛苦,何况这指头数到几圈尽头都无法到达的那一天?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太自私,你的时间那么宝贵,我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听你订机票,说着地址和时间,感到自己被你抛弃了一样的难受。

订好票你开始问我喜欢吃中餐还是西餐,其实我的生日里,只要有你就足够。但是我还是得承认,你给我的惊喜和快乐实在是太多太多。

你独自出去了一个钟另十分钟,傍晚的时候你带我出去,打的到王子饭店,你订了一个大包间,女服务生们对着我们笑得很甜蜜,可是我心里还是很心疼,这是个玩钱的地方,你太奢侈了,但我做不了任何事去改变什么,只能一切全盘接受,接受你给我的享受和奢侈,带有卫生间的大包房,几百块钱一只的鲍鱼,分量极少装饰漂亮的三文鱼片,蛋糕,还有那浪漫的66朵粉红玫瑰花,亲爱的,这些或许都只是平常之物,但是因为是你送给我的,为我准备的,那一刻,真的,我觉得就算立刻死去,这一辈子都值了。

27号

我看着机票上的起飞时间,一次一次有冲动把它给撕掉,你还在睡觉,我却已经在沙发上什么也没干地消磨了一个多小时,我知道,爱你便是全心全心支持你做你想做的事,我无法帮你什么,但我绝不能拖你后腿,我应该做点什么分散自己想撕你的机票的冲动心,倒水,找抹布,戴防水手套,刚戴好,你打开房门,看到我,笑说:这是哪家的钟点工啊?

虽然一想到你就要离开我了我就很不开心,但你的机智和幽默总是能让我暂时打消我的忧郁,我还是笑了,叫你去睡觉,你说你要抱着我一起睡,用双手揉眼睛,象个撒娇的小男孩;你掀起沙滩裤的一角,摆出时装模特儿的POSE;你向我抛媚眼,动作生硬而搞笑;你还笑问我是不是给你下药了,因为你老是想睡觉,说你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

十二点不到,我们的外卖送来了,我们吃好饭,收拾你的东西,看碟《YIYI》,不好看,看电视《躲雕英雄传》《逃学威龙3》,你说:外面太阳太大了,你还是别送我了吧!

我说:除非你把我杀了,不然我一定要送你。

两点钟,两点钟,两点到了,亲爱的,分离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我还要做什么呢?我还能做什么呢?我们打的,去机场的中途有一段路雨下午特别大,我心里暗喜,这也许是老天留你的一个理由,其实只要是能让飞机误点,不必奢望象上次那样误五个小时,哪怕两个小时,不,一个小时也好啊!

没有雨,老天只是给我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机场一切如常,太阳还是那个太阳,飞机也没有丝毫需要延误的迹象,你把行李箱托运,我们牵手在候机厅里一圈一圈来回地走,三点四十五分,你……终于去安检了。

现在,我已经回到家了,关口并没有人检查身份证或暂住证,我无法在靠近你的地方多停留一会儿,所以我只好回家了,餐桌上是你送我的那些粉红玫瑰花,椅子上是你买的一大堆碟,书架里有你送我的书,房间柜子里有你送我的GUCCI钱包,万宝龙笔,派克笔,书房里有你送我的画,身上穿着你买给我的衣服,你送的项链,耳环我已经戴上了,你的气息在整个屋子里甜蜜地笼罩着我,亲爱的,今夜就让我在这里睡去……

我去找二奶

你敢!!!!!

我找一堆二奶~

不行!!!!!

那我找好几堆呢~

那还差不多,找好几堆二奶比找一个二奶的危险性要低很多,啊!也不行,那得多久才轮到看我一次啊?

我找一堆二奶炖狗肉吃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