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机与家

老妈说她已经报停了家里的座机,我第一反应竟然是反对,理由却找不出来。这个座机大约是在我小学三年级时安装的。那时候流行家访,为了方便与学校老师联络,老妈去报装了一部固话。

小学的时候不觉得这个座机有多大作用,因为小学同学基本上都是附近住着的,一出门就可以找到人。直到升了初中后,才发现有个座机的好处,周末约同学出去玩,跟暧昧的女生煲电话粥,当然,每次拨打电话时都蛮怕那边传来的是一个低沉的男声,那是她爸爸。那时候经常接到女生找我电话的爸妈也许怎么也不会想到我居然到现在还没有结婚。初中毕业时,我们都有一个在当时看起来很精致的通讯录,里面记载着几乎所有同班同学的家庭住址,以及不算太多的固话号码。多年后,偶然还是有初中同学用这个座机号码找到我。
高中后网吧开始兴起,我又发现座机有个好处,可以拨打声讯电话充点卡QB什么的。因为泡网吧,高中三年基本上没怎么上过晚自习,以至于在我高中时,这个固话无数次被我拔掉线,就是为了阻止班主任找到家长。大学时独自一人离开家,来到需要坐28小时火车的武昌上学,随后更是留在这边工作生活,座机就成了家的象征。
这个座机曾经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都是被我妈用来和外婆那边煲电话粥,随着手机的普及,他们全都开始使用亲情网,拨打接听免费,月租仅组网的号码要8块钱。可手机这种联络却是点对点的,譬如我打电话给老妈,接电话的只会是老妈,说的也就是些家长里短,同样的话我不会再给老爸拨个电话再说一次。长期以后,可能一年里头也没几次跟老爸聊天的时间。固话则不同,拨通后,接电话的可能是老爸,也有可能是老妈,不管是谁,终究是聊些家长里短。如今跟家里的联络,开始变成使用QQ视频,就是因为意识到了手机的限定性。
然而不管是用手机还是网络,固话终究是被遗忘了,家里的座机经常几天甚至几个月都有可能不会响起,显得有点多余。可我还是舍不得报停,或许是因为固定电话,不会轻易的更换号码,不会遗失,能给人一种安稳的家的感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