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火车的劫徒

这是小茴发过来的一个邮件,很显然她已经是初步领略到了独自旅行的危险,希望她接下来的行程能平安顺利。

惊魂了一天,终于还是整理了一下思绪,写了出来,请放心,我只是破了点小财,也就是一百块不到。接下来的行程,我会努力找几个同伴,至少我是不会再独自呆在空荡荡的车厢。

早上大概十点多左右,我搭上一辆地方小火车。因为早上十点并不是高峰时刻,加上是地方列车,所以车厢上只有我一人。我当时正一人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低头玩平板。突然,感到有巨大的影子罩住了我,原来是两名魁梧的男子把我围住。

“小姐我们好饿,你身上有多少现金通通给我们吧。”他们逼过来。其中有一个人把我的手机拿过去把玩。

那时候火车正前进着。我很快意识到自己根本没地方逃。于是就把钱包打开,而钱包里只有一点点零钱。不到一百块吧。

“你也太穷了吧?包包里都没有了吗?”当时他们翻出了好几张十块纸钞,说真的我自己都感到吃惊。

“还是不够我们花啊。这样好了,等一下到站之后,我们两个会陪你去提款机领钱。”他们命令着。

我那时心跳好快,努力咬着牙忍住恐惧与慌张。我看着车窗外倒退的翠绿森林,瑞士的田野无比美丽,但是阳光洒在我们这样的车厢,却是如此寒冷。

“好啊,等一下到站,我就会去提款机提钱给你们。”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这样平静地说,明明心里慌得要死。为了拖延时间,也为了记住他们的特征,我甚至开始问起他们,今天好吗?来自哪里?生活有什么困难吗?他们跟我说,来自前南斯拉夫,然后没有合法居留文件,在瑞士一直找不到打工机会,只好在火车上到处游窜,有孩子在遥远的家乡嗷嗷待哺。

“你看,这是我女儿。”其中一位男子给我看照片。

“是啊,生活真不容易。”我说,“但就算我今天提钱给你们,明天你们又该怎么过呢?”

“我也不知道。”这个男人笑了,用一个有一点诡异又有一点轻蔑的笑容。

终于,就这样在“闲聊”之下,我们的火车进站了。

我把背包背好。当火车门一打开,看到月台上有其他人,我立刻头也不回地拼命往前跑,往前跑。跑到火车站旁的咖啡厅,立刻报警。他们显然也根本不敢追上来。这是我在瑞士火车上遇的亲身经历。警方跟我说,最近这情况很多,根据我跟那两位歹徒闲聊时得知,他们就是到处搭火车这样不定点流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