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还在继续

昨晚喝了一整支赤霞珠,张裕酒庄的,口感很涩,醒了半小时依然解决不了低档酒的口感问题。家人都没说什么,他们也知道说什么我也没心情听进去,酒喝完居然一点醉意都没有,只看到脸有点红,零点的鞭炮声适时响起,满天的烟花璀璨无比,除夕夜总是这么的热闹喜庆。

早在上个月就知道,这一天终究会到来,表面的和平掩盖不了里面的问题,有什么话都要绕过我去说,同一件事好几种说辞,这样的生活有什么好过的?定下的酒店估计是没得退了,只能看转售有没有人要,订做的戒指首饰,还没打造完工就宣布要换主了,呵呵,生活果然比影视剧还充满了不可预知性。倩昨晚的越洋电话还在恭喜我,说到时候无论如何也要抽出时间回来,真是让我无言以对。原本打算是明天过去好好问个清楚明白的,想了想还是算了吧,大过年的,也投入过感情进去,无谓搞得大家都把脸皮丢光。

感情这玩意,拿得起放得下,既然如此无情,那早点结束也是好的,省得以后搞得家无宁日,太过敏感的心真的是不适合跟我们这些大咧咧的人一起生活。各种不知道哪来的歧视感,各种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过的伤害,各种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脸色,真是叫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性格不合是个很好的理由,其实早就应该了断了。

以后再也不用接受这些莫名的介绍了,忽然觉得生活轻松许多,一个人的生活自由自在,浪费的一年时间,不足以说明什么,生活还是要继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