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还没有结婚

她结婚了,很久以前就结婚了;她有小孩了,小孩已经开始上学了;她离婚了,她天天醉生梦死彻底放纵了;她变样了,不化浓妆不敢出门见人了。有关她的消息一直都没完没了的传着,不知道源头来自何方,只知道一个比一个不好。

直到某天,她找到了他,她和他约在老地方见面。再见面那天,阳光明媚,艳阳高照,刺眼的阳光让人想流泪。他终于见到了她,一直单身做伴娘的她,一直单身做姐妹的她,一直单身不和别人约会的她,一直在弟弟家住着带侄子的她,一直浓妆淡抹总相宜的她。

他说,他要结婚了,日期已经定下来了。你要来参加吗?她说,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缺席,我一定会在台下喊我愿意。

多年以前,他拿着一个健力宝拉环,轻轻的套上她的手指,对她说,以后长大了,再给你换黄金、换钻石。她开心的笑着,紧紧的捂着那个拉环,说以后长大了,我一定会穿着洁白的婚纱,静静的坐在房间里等你给我换上钻石指环。

她还是那么喜欢阅读,她悄悄的将话题带向了最近在阅读的几本书,他和她都爱在当当上购书,他和她都买过那几本能放在床头慢慢翻的散文集。他以前总是喜欢买一套又一套的武侠小说,她也不像别的女生那样喜欢看一本又一本的言情,她天天来他家,两个人一起坐在那张很久的老摇椅上,一起翻着那些厚厚的古龙金庸梁羽生李凉。

她说这些年一直在忙着自己的淘宝店,天天守着部电脑,最恨三更半夜下订单前还问东问西的买家,听到类似旺旺的手机铃声总会条件反射的查看是否有人询问。他说他这些年一直到处旅行,天天对着荒山野岭,最恨不及时交稿还推这推那的写手,每次出门都在想着会不会有新稿件发到邮箱。她说其实她最希望能有一个悠长的假期,能四处散心到处乱走,他说他最想念朝九晚五天天宅在家里的生活。

她洗净铅华,依然是那个干干净净阳光明媚的小女孩,他想放下包袱,却发现早已背上太多的承诺,再也不是无牵无挂无所顾忌的大男孩。她说,你结婚那天,我一定会来,我要穿着一身洁白,我要坐在台下死死的盯着你,我要大声的喊我愿意,但我不会走到你面前,也不会走进你们中间。

她还没有结婚,她还是单身一人,她还不忘要走他的住址,她说她要给他寄各种广味美食,她说她怕他在北方忘了家乡的味道,她依然过着她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