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浅

原来,有时候我们之间的直线距离是那么的近,却因为命运的安排,让我们彼此隔得那么远。

中午,她来电问我家在哪个位置,我告诉她在城西小学附近,于是我们约好在学校门口碰头。接电话时我正从奶奶家出来,往家里走,她刚从出嫁家出来,往学校方向走,我们一前一后,走着同一条路线,经过我家家门,却彼此都不知道我们就在不远处。在午后的刺眼阳光中,我看到了浓妆艳抹的她,她看到了大为不同的我。

很自然的打了招呼,很自然的并肩走了回来,很自然的笑着说对方胖了,很自然的走着同一级楼梯回到家中,客厅里坐着外婆和别的亲戚,很自然的就认为我们是一对。她很开心的跟爸妈打着招呼,笑眯眯的回答外婆的问题,侧着头告诉老妈没人要至今未嫁,低着头说如果我要两个老婆那就没问题。我坐在旁边,忽然感觉一阵心酸,如果,不是在那一年失去了联络,这一幕,该是多么美好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