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

廉江现在已经越来越趋向美食型大城市了,街边随处可见的饮食摊档,一天24小时不间断的各种饮食地方,只怕兜里钱不够,任何时候都不用担心找不到地方消遣。随随便便在东街吃个早餐,就可以吃掉20块每位,还好大排档依旧物美价廉,六七个菜也没超过200。

她说已经回到廉江,明天就会过来,忽然有一点忐忑,不知道要以什么样的心情去迎接她,毕竟已经几十年没见过了,不知道她会不会带上小孩一起过来。回家这么多天,时不时遇到那些孩提时代一起玩的旧同学,他们很热情的打招呼,我却发现自己一个都认不出来。弟弟说他的同学大概要来百来号人,有不少都是我曾经很熟悉的,如今却也只剩下名字熟悉了。

跟着他们买了两天婚礼东西,很多琐碎的物品要跑好几个街道的店铺才买齐,有意思的是,大部分店铺的女老板得知是弟弟结婚时都会毫不犹豫的给我介绍对象,婚庆店的最积极,直接二话不说就打电话让妹纸赶来店铺见面。难道说我真的是长得那么光棍像?哥只是不想结婚,不是没对象好么?弟弟的岳母说的是河源那边的客家话,口音很重,我们一家子人都听不太懂,一屋子人连说带比的交流,居然也能完成婚礼流程的讨论,也算是一种技术吧。

老爸再次表达了对我家MM的不满,嫌她不早点回来,不早点成婚,问题是别人的工作真的很忙碌啊,公司的年底账目、月底账目盘点,全都是在这几天,能在31号请假回来,已经很不错了。其实最主要还是因为对比弟媳的乖巧懂事,我家MM显得太过于高冷了些,看这几天老妈她们每天都是乐呵呵脚不点地的忙着张罗,比手划脚交流也不觉得麻烦,我想,婆媳关系的焦点估计会落在我这边了,还好我们一年也回不了几天。

她不无遗憾的说,其实我真的不应该这么悲观的,更不应该这么早就被人霸占着,贴上有主标签。其实她不知道,如果当初不是她忽然离开,我的标签也不会那么快被贴上了。这些年来,我已经对不少人说过其实你很好,可惜我已有主,但如果那个人是她的话,我肯定说不出这句话。曾经我还在想着,会不会在某天,我会重遇上她,只是当我们再次见面时,身边都已有了另一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