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旧

在开往婺源的汽车上居然遇到了多年不见的余,真是无比惊喜,正所谓他乡遇故知,更可喜的是这个故知还是个很久以前借钱未还却失去联络的家伙。

原本以为我会一直记得那些欠钱的家伙容貌,没想到反而是余先认出了我,屈指算来,也有将近14年没见面了,印象中那个矮小的胖子,已经变成了一个超级大胖子。那年夏天,借了我800多块去医院,接着就一去不复返,直接转学消失。如今问起才知道,原来这小子当年弄出了人命,将隔壁班的同学搞大了肚子,借钱去做人流时被对方家人堵住。双方家长闹到班主任处,最后达成一致,孩子先生下来,以后再成婚,为防事情闹大,干脆一个转学一个休学。

以前在上学的时候怎么就没看出来这个小矮肥居然还勾搭了个女友呢?余很得意的拿出手机,指着照片说他小孩已经在上初中了,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跟她妈妈站一起,犹如两姐妹,看来真的是早生早好。在路边的一个小饭馆里,叫了一桌子的菜,静静的听这个矮肥口沫横飞的诉说着十几年来的事情,当年的惶恐不安,如今的意气风发。没能上大学似乎是他们的痛,喝醉后翻来覆去说得最多的一句就是一定要让女儿进最好的大学,一起去送她报到、陪读。不知道那个女同学会不会后悔,才十几岁就辍学在家做了主妇,外面的世界基本上没怎么接触。

十几年没见过面能放心喝得酩酊大醉的旧同学,足以证明他是很重视这段情谊的,反而是我自己一直不怎么沾酒,见面后想起的第一件事居然是他还欠自己800多块没还,果然已经是被这个社会腐蚀的现实无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