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胜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这星期开始,正式离开山卡拉地区,回到热闹的都市工作。不能算是新环境,因为以前也曾在这里工作过,只不过那次可以说是惨败而逃,在下面辗转了数年后,终于再次回来这间办公室。回想当年的争斗,有很多可供总结的教训,大树倒而猢狲散,直到如今,跟着领导一系的那些曾经风光无限的成员,还有不少被下放到各个山卡拉地区默默无闻。能力什么的,其实真的不是什么关键,屁股决定脑袋,只要能坐到某个位置,自然就会知道应该做什么,可以做什么。

这次的派系领袖很年轻,才42岁,意味着未来还有无限可能,聚拢的成员也大多是年轻人,在这个论资排辈的江湖,也许会吃亏在没经验,却胜在有希望。今年的派系斗争将会是最为激烈的一年,如何在这场风波中全身而退或者更进一步,真的是费神。仅仅三个月,就已经先后倒下十来个了,有意思的是,全都不是倒在收礼受贿上的,而是倒在生活作风中。这也是正常的,毕竟没有几个坐到某位置的人,敢说自己屁股完全干净,作风问题可大可小,深抓无事,轻放无妨,这种可进可退的斗争方式,也许会是争胜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