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惊

这两天去看望朋友B,住得偏僻无比。同样是在武汉市内,位于最深处的城中村,顺着指示从公交站下车,然后向右边走了将近1500米,在两个门面中间看到一个狭窄的巷子口,仅能容纳一辆三摩开进。在小心翼翼的摸进去后,走了将近10分钟,里面竟然变得豁然开阔了,两边开始出现许多小摊和门面,人声鼎沸让我以为走到了哪条大街,不仅如此,两边还有无数个狭小的巷子口,大白天也显得阴暗无比,电线上搭着许多衣服,乱七八糟。小心翼翼的数着巷子口,找到了那个转角处,再转进去,终于在一个小饭馆里见到了B。

朋友见面,终究还是开心的,喝了几支啤酒后天色已晚,B说带我见识下这里面的红灯区,东钻西走的穿过几个巷子口,面前赫然出现一排红色灯光发廊屋!这种小发廊,以前大一的时候见过,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更没想到这里居然如此多,至于进里面去玩乐,那是绝对不敢的,天知道有多脏。

于是B又带我钻另外一边,然后摸进一家酒吧,在4楼,不大,估计是一层楼面改成的,不过音乐很强劲,隔音很好,外面完全听不到一点声音。里面居然还有一个小舞台,上面有个领舞公主,标准夜店装,摇头扭臀十分投入。坐下来后,忽然注意到边角上有几个家伙正在分东西,B很随意的说,那是在分面。过了一会,竟然还有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摸过来问要不要小丸子,这都是什么人啊,真是让我很有点坐立不安,B笑眯眯的说,这里面不会有什么别的巡警进来,本地的都是为那些人服务的,警车开不进来,有情况会通风报信。

我很担心会不会被当成什么卧底探路的处理掉,这么复杂的环境,让我有点后悔过来了。B很体谅我的担心,带我回他的狗窝休息,没错,真的是狗窝,隔断间无厕所,放着一张单人床,一台电脑。枕头脏兮兮的,键盘上的烟灰积得满满的,一矿泉水瓶的烟头跟烟灰,闷热无比。12点多了,也找不到路摸出去,唯有将就了,再灌了两支啤酒,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半夜热醒后,听到隔壁的撞墙声、呻吟声、摇床声、喘气声,真的是受不了,无奈的打开电脑看电影,熬到天亮。这里居然能住人,B居然能在这里住了整整5年!B很无所谓的笑笑,280的房租,有什么不能将就的,我唯有沉默。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生活,在我看来,280的房租绝不能让我在这种环境生活,倒贴200我都无法忍受。不想跟B说这里有多压抑,有多乱,相信B是清楚这一点的,他既然选择了这种生活,那就是有他自己的生活方式,作为朋友,唯有默默的祝福,希望他早日告别这种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