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风骤雨

上午的时候接到朋友电话,说广州火车站停运了,退票队伍排得蛮长,据说是京广线被暴雨冲断了。这个消息让我觉得很不可思议,一个那么大的地区性交通枢纽,竟然因为某段线路冲断而导致全线停运,若是战时,只需要炸断一小截线路,那整个交通就可以瘫痪了。

现在的武汉天气越来越奇葩了,整个白天都是烈日炎炎,到了六点半的时候忽然就刮起了至少九级的狂风,整个天空沙尘滚滚,打得窗户沙沙作响,在桥上的车子都不敢加速,只敢慢慢的开着。不知道住在长江边上那些高层建筑的住户遇到这种天气心里究竟慌不慌,反正我那住在41层的朋友每逢这样的妖风天气都第一时间选择到楼下,据他所说就是很没有安全感,总觉得有种会被风吹倒的感觉。

天气预报完全不给力,下了这么大场暴雨,居然还是一成不变的38度大太阳,还不如我的鼻炎鼻子给力,从昨天就开始不停流鼻水,我就知道这几天肯定要下雨了,果然再次验证了。刮了半个小时的沙尘暴,总算打雷了,紧接着就是一团乌云飘过来,可惜的是只下了不到15分钟的暴雨就停止了,只能说是堪堪将沙尘暴冲洗一下。隔壁出门买菜的王太被吹的满头沙尘,回到小区门口时又被暴雨冲刷,差点认不出人来,标准的落汤鸡,还是带着沙砾的。原本以为这场雨能下的久点,晚上就不用开空调了,没想到只是一点雷雨尾巴,光谷南湖那边才是真正的暴雨,已经可以直接看海了。

总有种言论说现在的妖风骤雨之所以那么多,是因为三峡大坝的问题,或许有那么一点道理吧,至少以前在武汉上学的时候,天气从没有这么奇葩极端。顺便吐槽下,中山大学居然力推新生熟读《弟子规》,看来现在的大学真是越来越喜欢奴性化教育了,难怪现在越来越少真正的专家学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