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夜与停电

昨晚7点多的时候停电了,周边几个小区的人全部涌出了楼层,黑压压的人头一起往外面走,人声鼎沸得让我一度怀疑是不是住在市区,平时从没见过有这么多人。

没有空调的房子自然是不能再呆下去,很遗憾的用手机上了下YY跟玩游戏的朋友说声,然后就出门,正好去赴约宵夜。原本以为地铁是十点停运,跳上了717直奔临江大道,夜色下的长江异常安静,江滩上时不时有人放飞孔明灯,一闪一闪的往对岸飘去,这种在我看来像是悼念多过祈福的东西似乎蛮受欢迎。走到长江大桥这边,有火车经过时,可以很轻易的分辨出是返程还是启程,刚启程的列车都是灯火通明,返程的则是黯淡无光。

宵夜什么的,在我心中肯定是要10点左右才开始的,因此一点也不急,在江滩泡到九点左右才给凡仔他们拨电话问位置;居然说联系不到人不搞了。正好走到了积玉桥地铁,下去的时候居然还在运行,当下准备上车返程,电话又来了,让我照样去虎泉夜市,他们马上过来。到了虎泉后先是去华师东门,发现那夜市门口根本没人,询问下才知道已经搬到了上面,傻站了半个小时,总算等齐人了,进了里面大觉失望,全是各种口味虾档口。已经不是记忆中的那个夜市了,那时候可是什么档口都有的,既然来了自然没有就这样离开的道理,随便选了家坐下来,弄了个蒸虾锅和几味小菜喝起啤酒。

蒸虾毫无味道,壳厚肉少,剥了一个就没有兴趣了,专心嚼脆骨和花生,无比怀念以前的那些烧烤店和汤店,吃到一半时听到隔壁的人说下面的也没关门,上面只是新拓展的。有意思的是12点了居然还有人来检查,各个摊档都是各种搬桌子到里面,也不知道是哪里的管理者这么敬业。

打车回家时司机听闻要到百步亭,明显吃了一惊,嗯,打的钱都够吃一顿宵夜了,最终也是没将我拉到汉口,丢在二桥下面让我换汉口的士就走了。武汉的的士就是这样,地界分明,目前为止还没遇到过肯从武昌直接拉到汉口的的士师傅,不是要交班就是不能过桥,反正就是不能过去。到家的时候居然还没来电,一群老人家在围着配电室,电力维修的师傅在光着膀子埋头苦干,摸黑爬回家,倒在客厅沙发后竟然就这样入睡了。今天早上才发现大门都没锁好,客厅的灯也是开着的,嗯,昨晚一定是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