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聚

几天前就收到群消息,凡仔要来武汉一星期左右,有朋自远方来,自然需要接待。外面的气温极高,在这种天气出门邀约吃饭宵夜的朋友毫无疑问都是些生死之交,热死了的捂汗可不会给任何人面子。
五点多开始出门,坐1块钱电瓶车到新荣站,转一号线轻轨到循礼门,再转二号线到宝通寺,与凡仔曹仔两人在瑞丰大酒店碰面。别的不说,单单是这个轻轨和地铁就转得头晕,轻轨在空中,五点多六点的太阳正好斜射进车厢,对着夕照的话真的是坐又不是站又不是。到了循礼门,转乘的那个电梯高度足以让畏高症朋友倒下,几乎笔直的电梯,从上到下温差起码二十度,下班期间人又多,唉。

运气还算不错,在宝通寺选择出口的时候居然让我选对了,正好在农业厅这一侧,不知道路边修得那条粗大的管道是用来做什么的,人行道都被占了一半,一个悲催的妹子裙子还被卡了下,撕裂了。老远就看到一个胖子在挥手,走近了才发现是凡仔,肚子比去年涨了2圈,酒精考验的公务猿果然是越发养尊处优了,还没中年就已经发福了。丁字桥这边到处都在拆迁,走了一下最终走到锦江之星对面的饭馆吃饭,一碗米饭五块钱!三个人都没了吃饭的意思,点了1个干锅,凉热五味加个排骨冬瓜汤,就直接冰啤酒干上了。

不得不说,在这种天气吃饭喝酒实在是一种痛苦,包间的空调都开到最低温度了,依然是热得难受,喝了两轮就再也没胃口了,喝酒打屁后准备各回各家,没想到凡仔居然提议第二天晚上再去宵夜。对着这样的夜晚,虽然很不想出门,却也不好扫兴,唯有再次准备忍耐高温炙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