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惫

在武汉这座城市,真的是完全可以体会到什么叫做水深火热,捂汗捂了一个多星期,紧接着入梅第一天就来场大雨让大家看海。出趟门差点回不来,坐着高海拔的大巴经过那些足以淹没小车顶的转角时,感觉完全就是在坐船,甚至还会有些许海浪拍打船身的感觉。在武汉,不会开飞机的船长显然都不是好司机,侥幸的是,昨天遇到了一位好司机,最终还是让我从湖水中游进了火车站。如果我打电话请假,理由是因为被海水困住了,领导大人会不会理解并批准呢?

父母都已经买好了票,28号左右就要过来,家里还在刮着台风,他们置之不理,无非只是想尽快替我安置好家具电器,让我早日成家。总不能让两老千里迢迢奔过来替我买家具什么的,自作主张逛了几天家具城,再从京东订购了冰箱之类的家电,随便买了些能用的应应景。厨房电器全要买新的,杯碗碟筷油盐酱醋、毛巾被子拖鞋,一大堆清单等着购买,而这个家却基本上不怎么住人,真的是不想这样一口气大采购,烈日炎炎下买各种生活用品,十分疲惫。

最烦躁的还是逼婚问题,自由自在惯了,忽然就要两个人住在一起,要彼此迁就对方的不同生活习惯,真是很不爽。相见好同住难,虽然是情侣,也难以避免有各种问题,真希望能继续保持独身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