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认识了个郑州的老大娘,独自一人坐车到遂溪,只为给在军营的儿子送来一行李箱的面粉,只为儿子说想念家乡的面食。将近30小时的旅途,在说起儿子的时候却毫无疲惫神色,将近一百斤的面粉,沉甸甸的母爱!

在车上认识了个郑州的老大娘,独自一人坐车到遂溪,只为给在军营的儿子送来一行李箱的面粉,只为儿子说想念家乡的面食。晚点后将近30小时的旅途,在说起儿子的时候却毫无疲色,将近一百斤的面粉,沉甸甸的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