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的一生,是直达车。有些人却是慢车,中间总要经过许多站,经历许多人。有人总是下错站,坐过头,不是错失了窗外的风景,就是错过了身旁的人。我不在乎坐上那一辆车,只想知道,能陪我坐到终点站的人,究竟是谁。.

有些人的一生,是直达车。有些人却是慢车,中间总要经过许多站,经历许多人。有人总是下错站,坐过头,不是错失了窗外的风景,就是错过了身旁的人。我不在乎坐上那一辆车,只想知道,能陪我坐到终点站的人,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