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

时间真的是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已经到了除夕夜了,在以前小时候,从没有真正意识到光阴飞逝的速度,现在快到而立之年,也终于感觉到了什么叫飞逝。
那些恐归族都在说没钱没票不是最大问题,最大问题就是恐婚,回家后要被拉去相亲,要被问心中的TA找到没有,毫无疑问至今未婚的我也难以脱逃。回家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忙于各种探亲访友,在被问及身体情况的同时,更多的三姑六婆关注的是我什么时候结婚;也有热心的猛说要带我去相亲,和朋友一起在酒吧玩的时候,朋友们也有意无意的给我介绍些年轻小女孩,这些举动,都在悄然的提醒我,已经进入结婚倒计时的最后一年了。
我们曾有个约定,要在2013年1月4日成婚,因为世间盛传2012是世界末日,我们不信真爱无法跨越末日,因为这个约定,每年我们去彼此家时,都可以很坦然的对家长说,我们不是单身,我们是在等待成婚。我们现在的状况已经不只是异地恋了,彼此间的生活习惯由于长期不在一起,差距似乎越来越大,正如常说的,你用的是苹果四代,我买的是四袋苹果。而在经历了去年的一整年事情后,我越发觉得,在这个世上,能有一个一直默默等候自己的人,是多么的难得。有一个很迫切的想法让我越来越明白自己应该在这一个龙年做什么,必须做什么。
在这个世界,除了有个一直等待自己的她,最宝贵的莫过于有着一群深爱着自己,包容着自己的家人。在这几十年里,正是有着家里人的默默包容,才能让我一直在外面漂泊,这种包容不是一种束缚,父母从来不会强求我回家接手工作,也不会要求我什么时候结束这种状态。在家念书的弟弟今年正式毕业,我甚至有种很自私的想法,就是让他在家里工作,替我继续承欢膝下。可惜的是我的坏榜样在前,他也要选择出外地创业,不愿意留在家里。在问着他年后的出行打算时,我才真实的感受到那种对家人即将远行却不能改变他想法的担忧心情,这么多年来一直怀着这种心情的父母又是怎样过来的呢?
每年的新年总是有着太多的感慨,太多的未来目标被摆在眼前,而事实上在第二年回顾时候,却总是很无奈的发现,当初决心要做的事情,实际上能坚持完成并没有几件。在这个特殊的2012,这个龙年除夕,照样有着很多很多的新年目标,照样有着很多很多的期盼,只是,究竟能达成几个,却永远都只是个未知数。
不管怎样,除夕夜,希望世界和平这些话没必要说,只希望家人朋友都身体健康,万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