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款为主还是教育为主?

最近几年,为了什么中部崛起的政绩,武汉市政府搞了很多工程,以至于市长都被改名称作满城挖了,满城挖的结果,就是满城堵,而且只挖表里不挖内在,更让武汉得到了一个新的景观,到武汉看海,一度是一个浪漫无比的话题。只是再怎么挖,也是有限度的,总不能真的全部挖掉吧,没有了新挖点,于是满城挖们又想起了改变武汉形象,决心创办文明城市,对乱穿马路随地扔垃圾等进行罚款,这个举动有个很大气的名字,叫做城管革命!
从9月份起,几千名市容监督员开始上岗,对乱穿马路、乱丢垃圾等不文明行为进行管理,而除了第一天是好言劝诫教育,第二天起,就变成了一律罚款。这个罚款标准丢个烟头50元,扔个纸巾50元,最高可以罚至100元。武汉的最低工资标准好像是900,普遍工资大约是1500左右,这个罚款额度如何,一看便知。
执法者的市容监督员觉得自己名正言顺,大义凛然,我捍卫市容市貌,对不文明行为的市民实行罚款让市民付出代价是理所当然,罚款后再让市民原地罚站阅读甚至朗读相关市规更是处于教育目的。却不曾想过市民的自尊心反应如何,众目睽睽之下被罚站朗读被围观,还要被罚款50-100,任谁也会觉得难以忍受。
于是接下来出现五旬市容监督员罚款被打事件也就显得很有点顺理成章,完全就是矛盾对立产生的正常现象。新闻报道称一女市民随手扔纸巾时被市容监督员拦住后很自觉的捡起纸巾丢进垃圾桶,然后又被要求留下学习相关规定并罚款50元!于是女市民情绪很不稳定电话招来宝马男若干殴打五旬市容监督员,事后自然是宝马男被抓云云。市容监督本身是为了规劝市民遵守公共秩序,而最终却变成了一律罚款,让一起普通的制止不文明行为演变成了流血冲突,这是一件值得让人深思的事件。
如果那市容监督员的方法温和点,在女市民改正自己行为后教育一番而不是硬邦邦罚款50元再教育,事情是否就不会变成这样?大多数市民在遇到被监督自己行为时,无不感觉尴尬烦躁,再加上这个硬邦邦的一律罚款,真是难免有火;改变陋习不文明行为,绝不可能是这个简单的一律罚款就可以解决的,有钱的不在乎这50块,你罚款50,给你50,我再吐口痰再给你50!这样的事件不是没发生过。
一个文明城市的建设,不该以罚款为主,而应以教育为主。事实上,武汉之所以会是全国有名的脏乱差城市,最主要原因并不是因为市民素质过低,而是城市公共设施规划不齐全导致。行人天桥没几道,红绿灯时好时坏,而路边垃圾桶就更别提了,有的路上可以走上数百米都找不到一个垃圾桶,这能怪市民随手乱丢么。与其让市容监督员们日晒雨淋的跟市民们大街上扯皮罚款,还不如真正的加大公共设施建设投入,至少,路边的垃圾桶可以多搞几个,人行天桥可以多建几座,这个总不至于会让市民反感。多搞点宣传教育学习活动,让市民们能够真正理解什么是十大不文明行为,那样才会真正让市民自觉抵制不文明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