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信

记得在以前,看过一本小说,里面有段话大意是:如果你不能绝对肯定能实现你的承诺,就不要轻易许诺。后来逐渐长大,从刚开始的信誓旦旦说要做某事,到尽量去做某事,到或许会做某事,为自己的失信埋下重重伏笔。
我记得小时候,跟同桌的她约定十年后再回母校探访班主任,还很神圣的勾了手指,结果在第二年,我就被安排转校到了外婆家。从此,直至今天,我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学校,再也没有遇到过那位同桌,而且,连她的容貌那位班主任的姓名也再没有一丝的印象。
大学期间,一群热血青年总在谈论未来,尤其是毕业后结婚摆酒的话题,我们都信誓旦旦的表示不管哪个兄弟先结婚,只要提前一个月通知到,就必然赶到。然后,我们毕业了,各自工作了,大青把子率先迈入婚姻的坟墓,当初信誓旦旦说要赶赴婚宴的我们,却只有2个在武汉的代表将大家的礼金送到,工作忙碌什么的,都不用再说了。再后来,老张结婚,只有一个代表赶去送礼金了,再后来,小白结婚时,我出事住院,于是连礼金都没送了。
生活总是有着太多的无奈,而我们也越来越懂得沉默是金的真谛,而承诺则越来越少,真诚的话语也越来越少。在同学会上见到的老同学,大家都不自觉的分成了一个个圈子,彼此的交谈少了以往的诚挚,多了分圆滑。谈论的时候,往往会有意无意的提到如今做的某某事,买的某某东西。同学会过后,基本上没有人愿意提出再聚一次。
某天接到一陌生来电,在我喂了一声后,一个愤怒的女声就质问过来,为何放他们鸽子,我很愕然的回想半天,始终没记起有约过人。结果女声更加愤怒,原来,是以前大学系里的同学。那时候在元旦晚会时候,我随口答应在某年某月跟他们重聚。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个早就被我抛之脑后的承诺,竟然会在几年后被找出来质问。
我时常想,等若干年后,也许我也会比现在更加圆滑,更加不轻易给人予任何肯定的答复。其实,也不用等若干年后,现在的我,就已经不再会轻易答应某人某事,我的人生已经被各种各样的失信行为充斥,就连自己下过的种种决定,都被自己抛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