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2010

一转眼就已经是2010年的最后一天了,按惯例,也应该总结下即将过去的2010年。
这个即将逝去的2010年,是我经历过的最大变化的一年,在这一年里,我丢弃了一些我喜欢很久的物品,断绝几个曾经自以为是兄弟的所谓朋友交情,几个知己也已经或者即将离开这个生于斯长于斯的祖国,到大洋彼岸过着自己的移民生活。的确,现在的国内情况,让人很不乐观,在4月前,100块可以花1个星期,而现在,100块只够用2天!而且网络文字狱越来越严重,以至于一些词汇字句,只能存活在字典里,不能显示在电脑中。
在2010,我经历了朋友的背叛,欺骗,第一次知道什么叫人心险恶,什么叫被人背后插刀的痛苦,这种痛苦,真的不是电视上演的那种种情景,而是一种无以言喻的悲哀,要不是还有其他朋友的帮助,真的可以让我对生活失去信心,幸好,都过去了!
而这事情让我做出一个不算艰难的决定,通过共青团组织,到陕西汉中附近的一个叫柳沟的小山村当上一名普通的支教志愿者,原本计划是大约要完成一个学期的教程,遗憾的是中间发生了一些自然事故,真正的教学,大约只有6个月,也算是一个学期吧。小学的教学任务其实并不多,只不过照样要写教案,留下备案本给后来者接手,加上山区事情多,很多学生其实都上不满一个学期课程,尤其是刮风下雨天,黑压压得让人心里沉闷得很。刚去的时候,电压不足,没电视看,手机没信号,晚上除了睡觉还是睡觉。
出发前曾经得到过嘱咐,我们是去支教不是去扶贫,不要想着改变当地人的生活,可毕竟是生活半年的地方,随着我们的到来,这里的生活也在默默发生着变化。起初,我们需要翻山越岭爬山进入村里,电压不足导致村里连电视都没一个,没商店导致买些日用品需要走5个小时山路,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同来的一女生,大姨妈要来了发现卫生巾快用完了,在偷偷摸摸的问了村里好几户大妈后,发现她们居然一直使用的是真正的卫生巾,布做的!这是怎样的落后!更别提厕所之类的,简单来说,就是整个一纯天然。而我走的时候,这里被电视台进来采访报道,电压稳定了,卫星电视有了,山路在推平扩大了,一个不起眼的卫生所成立了,人们的观念在改变了。刚上课的时候,有学生问我,什么是互联网,是蜘蛛网么?那一刻,我真的是呆住了,2010年了,居然还有人不知道什么是电脑!我几乎怀疑自己是到了非洲原始部落。有什么能比亲眼看着一个闭塞的山村,因为自己和一些外来者的到来,而逐渐变化更能让人满足呢?这里的孩子,都接受了新的观念,新的教育,更有的被我们带了出去,辗转乘车到县里找到网吧,让他们见识电脑,网络。在若干年后,他们的成长,究竟会给这山村带来什么变化,这是一个让我无比期待的期盼。
2010的生活很简单很普通,在山村的支教生活,让我重新找到纯朴的生活乐趣,与孩子们的生活,让我知道什么叫充实的精神生活,单纯的捐款捐书,跟随别人一起作秀般给那些经常在闪光灯前出现的地方送物品,都无法真正理解这种充实。我觉得我开始有了一种模糊的信仰,其实也不算是信仰,这种只能存在心里面的某种动力,也许会促使我在未来,做出一些更加多的艰难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