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不等于会做菜

今天曼突然杀过来,对我大肆控诉了一番BOSS的恶行,

又哭诉这个月来被逼去相亲的痛苦经历,描述的那个悲惨哦,

我差点以为她是那种旧社会里被家人逼去做小妾的,

其实以她如今芳龄24的年纪,正是那种女人最尴尬的时期,

大学刚毕业有工作嫌不好在家闲着觉得丢人嫁人嫌早不嫁又成了老姑娘。

我其实还是很能理解别人的,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我应该学个心理学专业,

搞不好我还可以去搞个心理医生执照,整天就是听人倾诉各种问题,

似乎也很像那些教堂的神父,光听别人告解了,自己的问题却无人安慰。

最糟糕的是,看起来她们都乐意找你说些心里话,倾诉一些苦恼,

可她们却是不可能会喜欢上你的,仅仅是把你当作一个靠得住的人形树洞罢了。

不管怎样,既然人都来到自己的蜗居了,总得招呼别人吃个饭什么的,

打算带她去外面炒几个小菜应付过去,没想到被发现了厨房用品,

竟然决定要让我在家里开伙用美食安慰她那受伤的心灵,

好吧,反正自己动手比出门吃还省点银两,做下厨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买菜回来的时候曼沾沾自喜的告诉我,她已经煮饭了,

我没在意,结果洗完菜才发现电饭煲没按下煮饭键,只是插上了插头保温,

还好发现的早,不然这顿饭等到明年也没法吃了。

正忙碌着,曼忽然钻进来,拿起我准备打汤的番茄宣布要给我露下厨艺,

拿起菜刀就嚓嚓嚓的猛切,几个大好的番茄就这样被乱刀分尸了,惨不忍睹,

我虽然很担心自己的肠胃会受罪,可锅铲已经被曼夺走,也唯有玩游戏去了。

叮叮当当半天后,听到开饭的声音,走进厨房查看战果,

嗯,蛋壳一半在垃圾桶一半在地上,燃气灶边上四零八落的掉了好几根菠菜,

油瓶旁边溅出来一团红黄色的液体,仔细辨认后我觉得应该是酱油,

调味品所有盖子大开,乱七八糟放着的调羹似乎在控诉被强制搬迁的罪行,

三个菜碟子盛了三道菜,看起来倒似乎是似模似样的,可我忽然发现不对劲,

我明明买了点肉的,为什么碟子里盛的都是青菜没看到肉?抬头一看,那肉还挂在袋子里没动。

开吃的时候才发现,番茄炒蛋又咸又苦又酸,茄子半生不熟,菠菜居然是甜的,

我的天啊,难怪大家都要坚持不让客人动手,我算是服了,

我忽然无比怀念小茴的手艺,没对比还真的是分不出高劣,同样是女人,

为什么两者的厨艺相差会如此之大呢?难怪现在的人都在感叹找个会煮饭的女人不容易,

也是,现在的女人,还有几个会是煮饭婆呢,化妆逛街看电影才是正道,

唉,最终还是要出门吃饭,可怜,回来还要收拾被蹂躏过的厨房,

嗯,女人,原来不等于会做菜,以后还是要牢记这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