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孩子

冬天选择来武汉绝对不会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尤其是正值大风降温的时候,从温暖的南粤跑来,

更加是绝对的热坏了想冷静下纯属找罪受的举动,

当我将某个离家的小子送上回广州的火车时,

我甚至可以看到这小子那按捺不住的欣喜。

冬天本来就不是一个适合离家的日子,

更可况是一个身无分文,又没卡没电话没行李没穿大衣的人,

当我那天在火车站找到缩在角落的他时,我都感到可怜,

那么冷的清晨,就只穿着一件长袖体恤,

如果不是这小子精明,躲进了一家店里点些东西熬的话,

估计就可以看到报纸刊登某外地青年被冻得如何任何的新闻了。

原本就没想好怎样安置他,结果带他到汉口,

开个房间给他住下后,晚上回来找他时,

发现他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买了全套冬装,

穿的跟要去北极考察似的,还一个劲的打喷嚏。

我仔细的问了下,果然是被逼婚赶出来的,

那女人家里果然有财有势,竟然是直接把他抓过去的,

也跟他老头他们做了些协商什么的。

原来是那个公司,整个粤西地区都知道有涉黑成分的,

上次据说还逼的某糖业巨头跳楼,也不知道真假。

不过现在这情况,除非那女的自己放弃,不然还真是没法,

毕竟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别人都住进家里去了,

再怎么跑也是没用的,尤其是什么东西都没带的时候。

这小子很明显是已经有觉悟了,喝酒的时候都是没精打采的,

既然已经来了武汉,到处逛逛还是有必要的,

虽然风很大导致温度下降得快,还是去转了下长江大桥和黄鹤楼,

在黄鹤楼那被他吓了一跳,因为那时候他竟然问我,

要是有人选择从黄鹤楼上面跳下去自杀,会不会引起轰动?

虽然我明知道这只不过是句玩笑话,可还是担心了一下午,

天知道这小子会不会也头脑发热来个轰动全国。

还好他给广州的朋友打个电话后,决定跑到他那去住,

总算是让我放下心来,至少可以安心的去上班了。

不过,只呆了两天的花销,却比我一个月还多,

临走还拿了我2K,说是跑路费,我真是无语,

想想他结婚的话,我估计也是要送不少钱,就当是预付红包算了。

武汉马上就要进入寒冬了,鼻子上次搞穿刺现在还老觉得有问题,

这个月底还是辞职回去算了,好好休养一个月,

像去年那样被冻的要死的场景,我可真的是不想再次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