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朴的婚宴

昨天从宏基坐车去安陆喝喜酒,大清早的打个的去车站,

在丁字桥那边堵了一个多小时,西广场这边的涵洞又堵了半个小时,

等到进到宏基找到凯子的时候,都已经9点多了,

买两张票,最早的出发时间竟然是11点,很无语的在车站寻找美女身影打发时间。

火车站的改建工程很明显可以看到成效了,尽管涵洞还在堵车,

不过道路很明显拓宽了,公交线路也比较清晰了,不再像以前那样,

第一次从武昌站出站的人,完全找不到去哪坐公交,到处是黑的,

在我坐的的士电台中,很清楚的听到他们的电台在调派闲着的的士去西广场,

协助公交疏导十一首日出游的旅客,除了堵车,问题还真的不多。

武汉的地铁线已经开始了全面施工,洪山广场迎来了最后一个国庆长假,

随后就要被整体开挖,重新设计施工,2条地铁线经过这里,整个广场都要拆除。

看了下报纸上的新洪山广场设计示意图,感觉功能比现在的要多了,

等以后地铁竣工开通后,估计这里能成为一个新的商贸圈,而不仅仅是一个休闲广场和写字楼地区。

只是可惜洪山广场的那些鸽子,不知道拆除后将会迁居到哪里,

也许某日还会有回来的鸽子被某个邪恶的施工者做成美味的红烧鸽子也说不定。

去安陆的路基本都是走的国道,3个小时在瞌睡中过的倒还算快,

到了安陆后发生了一个很有趣的插曲,传说中的出租车宰客版真实再现了。

我和凯子两人已经进到了城区,在安陆宾馆那转悠者,

给青把子打个电话后,青把子让我们直接打车过去他婚宴所在的旅馆,

然后凯子装本地人的使用他那类似安陆口音的黄冈话招了个的士,

很老成的对司机说到XX地方,还不忘补充一句,不要趁国庆宰我们,这地方我们很熟。

那司机只是笑了笑,说冒得问题就发动车子慢慢的开着走,

我瞟了瞟窗外,突然发现两边的场景很眼熟,结果转过一个红绿灯后,

司机停了车,说到了,我一看,刚刚才从这里经过,离打车地方不到500米距离。

凯子很无语的付了4块钱,还没说什么,

那司机哈哈笑着说,小伙子,第一次来这里要承认,你要不是遇到我,就被拉去兜圈了。

凯子也没有语言了,看着面前这个不知道有多久历史的胜利宾馆,

很感慨的说句,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喜欢复古,连结婚都选择老地方摆酒,

门口连个红招牌什么的都没有,我想是不是来错地方了?又给青把子拨个电话,

结果他很快就让他朋友出来带我们,从旁边的小巷子过去,

才看到一个写着他们名字的红牌子竖立着,见到毕业后没有见过的青把子。

这个新郎官穿的真够简朴的,就一件粉红的体恤,完全没有以前在学校时候那种西装革履感,

胸前也没别什么新郎之类的标签,我瞄了下,各个包厅都在忙着搓麻将,

没看到传说中的新娘和伴郎伴娘什么的那些人物,什么主婚人之类的也没看到。

问了后才知道新娘是贵州的,可笑的是结婚这么大的事,她家人居然没一个在,

尽管知道这个也许是要在双方各办一次,心里还是感觉怪怪的,

酒席没什么好说的,就两个字,简朴。不像我以前参加过的任何一次婚宴,

真的是太简朴了,酒席搞的还不如我们在大学时候几个人一起下馆子开个包间,

到青把子家里,好象也没什么摆设,新房门上连个喜字都没贴张。

在这里才见到传说中的新娘,肚子都已经鼓起来了,难怪没看到她敬酒什么的。

看样子奉子成婚的人都喜欢低调行事,不过这样也太简朴了吧!

如果让我和我家MM的婚礼这样搞,我想我这辈子都不要结婚了,

真的是太平淡了,没有任何意思,连回忆都不存在内容,

还是那句话,婚礼一辈子能有几次?该花的钱,该铺张浪费的地方,都不应该节省的,

年底估计青把子就要开始养孩子了,唉,造孽的人!

大学时候那个神采飞扬的小伙子,如今成了为孩子明天奔波的人,

婚姻果然是男人的坟墓,我还是继续拖吧!

Ps :

参加婚礼送礼金的感觉真不好,希望以后自己搞的时候能收回吧!

共有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