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雪

外面还在飘雪,而且好象越来越大了!

早没有了第一次见到雪时的好奇与快乐,

心里一直在默默祈祷:快点停止吧!我想回家了!

一直以为自己很坚强,可以随意的在外面漂泊流浪,

甚至一度以为自己能轻易的离开家门多久都毫无牵挂,

磨磨蹭蹭的打点着行装,却一直没有返程的打算。

原本以为上海是个不会有雪的城市,

很幼稚的以为,远离冰冷的雪,就能冰封自己的内心,

从前年在枝江实习,最迟也只是到了年三十前回到家中,

那次我见到了枝江的雪,厚厚的层叠了半米,

回家的长途客车在冰面上行进,改国道再高速,

很曲折的回到了广州,再从广州回到家里,

韶关那薄薄的一层雪花,连雪团都很难握起。

那时候的上海,只听到细雨霏霏,偶尔雨夹雪,

而这次,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看着窗外的雪飘落时小片小片的,

经过了一夜终于能积成很厚的一层,

走在上面也能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

白茫茫的一片,在某些房顶还能看到升起的炊烟袅袅。

倩刚从温哥华回来时,看到这个雪景还很兴奋的拉我出去试图堆起一个雪人,

那时侯的薄薄的雪,怎么堆也无法形成一个雪球,

而如今,一个庞大的雪人,堆砌后不到半小时,

就变得更加臃肿,斜插着的半边扫把,看上去就像个睡眼惺忪的肥美人,

连续几天接到家人的电话,问及何时回家,

我都只能是沉默以对,车票本来就难买,现在更是无法通行,

看着车站窗口那长长的排队购票队伍和不长的退票窗口,

心里忽然很不是滋味,我这是开始想家了吗,

好像是的,虽然有人陪伴,可我还是想回家,

想在温暖的床上懒洋洋的躺起,想着老妈的简单菜肴,

想着混乱却很有味道的街道小摊,想着破旧简陋的网吧,

从不主张飞行的老妈居然也提议我飞回,轻柔的声音里涵酝着的,是怎样的期盼心情?

雪儿啊,难道你真的要留住我吗?

寒冷的雪花,如何能挡的住回家的游子热切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