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烟袋黑皮

今天看了下邮箱,发现Feedsky要给我发个纪念品,戒烟产品-汉草!

忽然让我想起了我们大学寝室的烟民黑皮的戒烟史。

黑皮是我们起的外号,原因无他,长的黑黝点。

黑皮酷爱抽烟,不过不选择烟牌,

只要是香烟即可,不管是黄鹤楼还是红金龙,

在他手上都是轻轻一敲,打火机啪的一下点燃就抽。

烟瘾又特别大,平时除了上课和睡觉时候,

几乎无时无刻不是叼着根烟在吞云吐雾。

特别是到网吧通宵的时候,那烟是一根接一根,

一晚上要报销两盒,熏的他身边的人都忍不住要换机器。

在寝室打牌的时候,要是再来几个烟民,

那就完了,整个寝室绝对是乌烟瘴气,烟雾缭蔓。

在经过我们寝室统一的讨伐谴责后,

黑皮终于做出了个在他看来是痛苦万分的决定-戒烟。

这个戒烟当然不能是光靠嘴动,他先是请人写了个大横幅挂在自己床前,

每天直勾勾的盯着那“我若吸烟,我是畜生”的大字出神。

然后在我们的通知下,我们这栋的所有烟民都收到了黑皮戒烟的消息,

在我们的强调下,烟民们也都不再给他派烟,就连抽烟也躲角落去;

黑皮的钱财则由我们保管,除了吃饭喝水,不给他买烟钱。

在起初那星期,黑皮坐立不安,拿着铅笔时总要放进嘴里咬起,

在路上看到吸烟的,赶紧奔到那人后面,大力呼吸别人的二手烟。

走路时候也是盯着地上的烟头发呆,要不是我们24小时随身协助,

我怀疑他肯定要扑上去把烟头拿起就吸。

我们参考别人的戒烟史讨论后,给黑皮准备了盒口香糖,

让他一想到烟就嚼口香糖,结果他把口香糖嚼成了泡泡糖,

像吐烟圈似的吹出了一个个泡泡;这个让我们大跌眼镜。

黑皮就这样在我们的严密监管下熬了1个多月无烟日子,

就当我们都觉得成功在望的时候,系主任的一个举动却让我们前功尽弃。

那天,黑皮去办公室拿表格,结果遇到了系主任,

这个出名的好好先生顺手给了黑皮一支黄鹤楼,

将黑皮苦忍了一个多月的烟瘾全勾了上来,

将寝室的畜生横幅抛之脑后,将我们的全力协助置之不顾,

第一时间找人借了5块钱,买了包红金龙狂抽起来。

事后,面对我们愤怒的讨伐,系主任很无奈的摸摸脑袋,

嘿嘿笑道,小王同学以前见了我都是给我派烟的,那天他很明显没带烟,我分他一支也很正常嘛。

我怎么知道他会在你们监管下戒烟?再说,革命靠自觉,他不接不就完了?

的确,革命靠自觉,戒烟更要靠自觉,

黑皮戒烟宣告失败,从此背上了禽兽烟袋外号,

之后也曾搞了几次戒烟行动,试图摆脱禽兽称呼,

无奈最终还是无法摆脱香烟的诱惑,

宁做禽兽,也不能放弃吞云吐雾的感觉。

不知道这个汉草效果怎样,丢给他做试验,

应该是个很好的临床检测例子,

我决定收到后第一时间送给黑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