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的回忆(一)

花是最难安定下来的人,在我眼中。

从上学时候起,她就以不安定著称,高中时12个班,

她愣是每个班都去呆了一个月,最后定下了一个班后,

又把自己的座位换遍了班上每一个角落。

班主任,系主任,甚至校长,都知道有个这样的女生。

体育课上,排队位置永远不是同一个地方,

早上做早操,也是随机换位。有个转学生不知道情况,

傻忽忽的跟着她换位置,结果被班主任逮住,

扣了不少操行分,他哭丧着脸解释说自己排队位置就是在花的后面,

班主任忍住笑,告诉他不能以花为参照物。

因为花的成绩实在是优秀,虽然比不上小鱼儿那个天才,

但也始终稳居前十,有时候,我们干脆把他们合称为“绝代双骄”。

不过花对小鱼儿整天看小说的德行不屑一顾,

听到我们对他们的称呼后狠狠的教育我们一番,

严重警告我们不要把她辛苦勤奋学习的成绩跟那个依靠遗传基因得逞的人相提并论。

的确,花虽然喜欢东换西换的,但在学习上一直都是勤恳埋头的,

年级排名很多时候都是长期不动,稳居第五,平均分更是极其均匀。

不安定的花考试成绩稳定,高考发挥也很稳定,

尽管考完后向我们抱怨不能换位置,但还是上了中山大学。

在大学的生活听说是把那些教授给弄的手忙脚乱,

特别是实验室的设备摆放,每个教授都有自己的摆放习惯,

结果给花弄过后,全都换位了,

很多时候举起某把手术刀,才发现不是自己需要使用的,

这对于一个医生来说当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于是花很不安定的跳了个院,从医学院跳到了政务学院,

研究起了公共传播,大学的教室随意安排很适合花的个性,

在四年的不断换教室后,花毕业了。

工作后的花真正体现了她的不安定个性,

毕业半年,换了8个工作!

从刚毕业的事业单位,跳到了现在的外企,

别人是兢兢业业的工作,生怕找不到饭碗,

她却是随时辞职找新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