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上校柳珊珊

儿时玩伴中,最让我敬佩的,就是这个柳珊珊了。

她是我们这群人里面,唯一一个女上校!

珊的父母都是部队军官,那几年,

是因为珊的父母所在部队被抽调到了西藏,

舍不得把孩子带过去受寒,才把珊留下她奶奶家住起。

结果一住就是4年,在这期间,没能见过一面,

只有偶然的书信来往,告诉我们珊是有父母的。

起初我们都以为她是孤儿,还有些捣蛋鬼冲她喊流浪儿。

军人的遗传使得珊的身体极其健壮,谁敢喊她外号被她知道了,

那个人就倒霉了。往往是被抓住后往沙台上一丢,下面让雪儿牵来的大黑守起,

身上挂着块牌子,写着我是坏蛋,在上面乖乖的站岗4小时后才能下来。

后来据说有不少受过这一处置的人,在军训时候的站军姿时都站的笔直。

珊高中后考上了军校,大一时候直接选择了去参军,

被分配到了云南边境,据说期间立了功,抓获了一个毒贩,

结果从那毒贩口供中审出了一个秘密的据点,

起获了大批军火和毒品,连中央都被惊动了。

后来又陆续抓获了不少境内的间谍,两年后回到学校,

风光无限,别人都是中尉军衔,惟独她获得了个上尉军衔。

毕业后分配到部队,不到三年,便已直升到了上校,好象是副旅级待遇。

一身戎装的珊回到她奶奶家过年时,老花眼的奶奶硬是没认出来,

连着喊首长,那一年,珊的父母也回来过年,两个少将一个上校,

一家三口,走在小镇上异常显眼!还引发了一段参军热,

可惜的是,没几个能混的到士官以上的,

事实证明,不仅仅要有能力和机遇,还需要有雄厚的背景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