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驴子梁陈富

小驴子是我给梁陈富起的外号,因为我有一次看电视,

看到里面有个驴子跟他瞪眼的神情很像,顺口喊了句他居然应了,

于是这外号就成了他专用的了,而且也甩不掉。

小驴子是我在外婆那的时候认识的,

外貌就不用说了,瞪眼的时候就一驴脸,

脾气也有着一股犟脾气,认定的事决不会退让。

他曾经带我去翻外婆那边最高的山坡,亲手活捉了一条蛇烤蛇肉串吃,

也曾经带我钻到官桥中学旁边的桥底下,带我去看别人抛弃的死婴。

小驴子很喜欢看书,他家里有好多小说杂志,

包括童话大王,列那狐,长袜子皮皮等等的书,

我都是从他那拿走了,一直收藏到现在。

他从不吝啬书籍,以至于后来,他书柜里的儿童文学类书都被我借走了,

而且都是有借无还。当然,我买的小说单行本也被他借走了,同样是有借无还。

那时候的照相观还不多,

小驴子偷偷的带我进了家摄影店,两个人拉了块海滨的布景,

弄张小凳子冒充在海滩晒太阳,留下了我们的唯一一张合影!

外公在的学校有三好学生评比,每个学期我们的照片都是贴在学校的橱窗那,

不过可笑的是小驴子总是瞪着眼拍照,搞的全校人都知道有个叫小驴子的优秀学生。

有一次好象是为了争取春游的机会,小驴子找上了坚决反对的校长,

愣着脖子瞪着眼睛,跟校长说了将近一下午,硬是把事情给磨下来了。

那个周末我们去了部队的营地,玩弄迫击炮,爬训练高墙,

小驴子笑的异常开心,全班人合影的时候他被推到中间,

还是瞪着眼睛,然后全班人一起喊驴子的时候被班主任拍了下来!

那张合影后面的名字上,还特地把他名字用括号标明了小驴子字样,

在禁止起绰号的年代,也算是一大异类了。

忘了后来是怎样跟他闹翻的了,好象是因为我买了本童话大王全集没借给他吧,

结果我们一个多星期没见面说话,而就在那星期,我转学回到了廉江,

从那以后,再没见到过小驴子,

后来我到外婆家时,专程去了趟他家,

却已经搬走了,

问旁边的邻居,也不知道他的下落。

唯一留下的,就只有那张合影和从他那借过来没还的书!

不知道他现在还好么?

也许早忘记我这个小气鬼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