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混混崽崽

崽崽是个小混混,真的!

在我们一起长大的人里面,就他最先混出头,也最早倒下。

小时候的崽崽是个很喜欢打架的人,

在我们周边的人中,很少有没被他打过或跟他打过的。

其实崽崽只喜欢欺负下男的,女生从没欺负过,而且连大声说话都没有。

崽崽之所以成了混混,是因为他父母离异了,

跟他爸生活后找了个后妈,天天被打,后来崽崽提起了菜刀,

硬是将后妈追着砍了几条小巷,那时候的崽崽才12岁!

从那以后,崽崽就不再上学了,开始整天在外面混,

后来好象是跟了某个老大,砍了几次架后升级成了小头目,

每天在镇上的小酒店那收保护费,跟其他小混混火拼。

后来不知怎么搞的,把场子搞到了学校周边,

还收纳了不少学生混混跟起,腰里别起个BP机,

一有事别人就给他呼,然后拿家伙,奔出去找地方开砍,

或者人模狗样的找个小酒店,坐一起学电影谈判。

喝酒的时候还有讲究,要拿几箱啤酒,在座的每人喝一支,

当然,谈不拢的时候就会直接操起啤酒瓶照头砸,

不过这种情况一般很少出现,肯在一起谈就说明事情不是很严重。

崽崽只在早上的时候会呆呆的坐在学校对面的小卖部那,望着做早操的我们,

我想,那时候的崽崽一定也在想念校园生活吧!

崽崽很讲义气,我们发小有什么事找他帮忙,他都会二话不说的帮忙。

像二林被人敲诈收保护费,雪儿被人强行追求,我被人威胁等等,

都是崽崽出面摆平的,儿时玩伴过生日,只要叫到他,也必然会到场。

那时候的廉江,乱糟糟的什么人都有,治安异常混乱,

还经常在十字路口那会有人放冷枪,死人等。

有时候小混混们混战也会出现枪战,这种状况直到新的局长上台才开始改善。

那一年,大力整顿染黑团伙,几乎每星期都开公开审判会,

好多横行一时的混混都被抓上去,我们劝崽崽趁这时机出去离开,

崽崽却头脑发热,在这个风口浪尖的时候去给兄弟报仇,

在那晚上的群架中,被当场抓获,而后的审判会上,我们清晰的听到法官的宣判:

李X,化名崽崽,黑社会头目,非法聚集若干人员携带管制刀具聚众斗殴,致死一人,重伤四人,鉴于未满18周岁,判处有期徒刑10年。

崽崽进了监狱后,亲妈终于良心发现,回来看他,

据说在狱中还有立功表现,现在估计也已经出来了吧,

真的惭愧,我们那么多年,也就高二那年去看过他一次,

之后一直没有去过,没时间加上潜意识里的远离,

让我们都很少提起崽崽,只有在偶然看到学校的小混混时候才想起,

曾经,我们的儿时玩伴里,有过这么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