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碎碎念

最近喜欢静静地坐下来,喝不加糖的咖啡,塞上mp3,

工作后的忙碌和每天的重复行程,

让我开始厌倦这种生活,

好朋友们都已经在各自的生活城市落地,

彼此间的短信只有一句话:好好照顾自己,别让自己忧伤!

早已经习惯这种生活,甚至会忘记处在上海,我只是个外地人。

繁忙让我没有时间去想开心或不开心的事情,所以就不会有忧伤。

偶然间去鞋店看了看,一眼看中一双橙色细根的凉鞋,

没有扣子,只有很长的带子,绕在脚裸上。缠缠绕绕

6厘米的细根,穿上去我应该有176cm了。

路经一家店,看中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小挎包,

把钥匙手机等东西全塞了进去,

很怀念去年夏天,

那种穿着长裙的感觉。

如今,只能穿着职业装工作,

上课的时候也习惯了不再放肆的笑,

开始变的类似淑女,还学会了隐藏心事。

曾经一起的几个女孩:

一、毛毛。

身高:160cm。体重:44kg。

她是一个很勇敢的女孩子。

其一:她很有思想,很多时候我都想不通,

她那个小脑袋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超越一般人的思想。

我为什么就没有那么周密的逻辑思维呢?

其二:她那么瘦小,为什么能有那么强的精力,

能够在800米里拿第一。还能跳很好的健美操。还有所谓的民族舞。

其三:她身兼数职还能次次拿一等,更强的是由于次次一等,

所以拿到了省政府一等奖学金。结果是:被我软硬兼施请我吃饭。

还能不时地教导我:要对自己好一点。

走,我今天在哪哪买的水对皮肤很好,

还送免费的面膜,下午我们去美容……

结果是:我们一惊一乍地让别人在脸上拍来拍去,还要忍受她们的“推销策略”

再结果是:我们俩心理素质比较过硬,很原则坚守了自己的“钱包”。

其四:她很善良。她会屁颠屁颠的帮助其他人,

有关或无关的任何需要帮助的人,当然是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

每次在我受挫的时候,她总能给我最适当的鼓励和支持。

更多的是支撑我走下去的勇气。

其五:她什么事情都敢尝试。那次火车上的邂逅,

“大家”都是极力反对的。可是她是那样的义无反顾。

在那个下着很大很大雨的晚上,她背着一个背包踏上了61路车,

转身之后我的眼泪开始哗哗地掉。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如此的娇情。

真的怕她受伤,去一个陌生的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

去见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男孩子。

但她是一个一旦做出决定任何人劝说都没有用的人。

回来是半夜两点的车,我去接她。手里拎着从武汉给我带的包。

说:以后上课用个包吧,成天抱着书急急忙忙地向教室跑,没有淑女过一次。。。

感动之余是心酸啊。因为我们打的回寝室之后她已经身无分文了。

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所幸,那个男孩子正是她要找的。

她们现在很幸福!是那种简单重复的幸福,

我的灯泡生涯也因为那个男孩的到来而开始。

她男友学医,是一个很儒雅的男生。喜欢唐诗宋词。

我们三个人出去吃饭,通常情况下会用唐诗宋词相互攻击。

筷子是很正常也很合理的道具。天长日久,毛毛男友在毛毛

"顺我者昌,逆我者滚"的教育理念下,"儒雅"的成分有了稍稍的"退化".

以至于小妮子说:就你,还嫌自己灯泡,

你不是已经习惯当人家俩灯泡了吗?

其实说实话她们俩也早习惯你当灯泡了。

然后是狂笑!

就这样,我们幸福着,坚强着,相互支撑着走过。

二、小妮子:

身高:165。体重:50kg。

从一开始就这样喊她,她也乐呵呵的接受。她很可爱,有两个小酒窝。

一头没有经过“加工”却很飘逸的长发。穿白色泡泡的长裙。

她的美属于“原汁原味”的美。脾气超好。

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没见她发过火。典型的乖乖女。

我经常说:谁娶你谁有福气啊,这么温柔,又这么“讲理”……哈哈

她会张牙舞爪地对着我说:掐死你,成天想让我早早地嫁出去。

她和毛毛一样,忙得晕头转向,还拿着专业一等的奖学金。

是我眼中标准的“人才”。但她不同于我和毛毛的风风火火,

她的恬静是我们身上所缺少的。

受委屈的时候毛毛给我的是“激励斗志”。而她则是静静地倾听和安慰。

任由我坐在她的桌子上“愤世嫉俗”。无限度地忍受我的“不可理喻”。

以至于后来自己都怀疑是不是在小妮子面前我的语言表达能力得到了很好的煅炼。

我生日的时候她说:妞妞,要什么,说吧。我不吃饭也买给你!

我就开始绞尽脑汁地想啊想啊想,

一本正经地说: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啊,我可是说了啊!

她说:说吧,要啥?我说:我可是说了啊。

她说:说不说,,说不说,急死人了!

我说:我要一瓶去屑的洗发水……她说:我晕。

然后跑去上海市场买洗发水给我。我又开始幸福地眩晕。

三、PP

身高:158cm 体重:不到45kg.。

一个学了八年美术的女孩儿,不偏激也不愤世。

能画出毕业设计第一名的画。我们的认识是标准的“邂逅”。

大二那年,她招飞利浦促销,我应聘。

然后越聊越投机。以至于成为好朋友。就是这样。

和她在一起我是惟一不用当灯泡的人,

她可以喜欢一个没有和她在一起的男孩五、六年。

就象我当初一样,我想我还可以喜欢他很久很久,但是他说他倦了。

于是,我选择了离开。在爱着的日子里我好好地很认真地爱着。

离开的日子里,专心致志地疗伤。没有留恋没有泪水,满眼的遗忘。

无愧于自己的爱情就可以做到很洒脱。我这样跟她说。

但感觉告诉我;她放不下。于是,带她去找心理医生。

在她准备开口讲的时候,我选择了离开,这个时候我的存在不适合。

我只想让她静静的叙说,然后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即使她在门内哭,我在门外陪她哭,也行。再然后就是很洒脱地忘记。

让她回到以前的生活,陪傻傻的我吃她并不爱吃的串串香,

去逛街但并不花钱,听她激昂高涨地讲她外地写生考察的鲜闻轶事……

生活中,她是一个很精致的人。每次出门前都要化一下妆,很淡却很合理。

每次出去打电话催她快点。她会在电话那边吼:妮子,急啥急,

等你到我这个年龄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出门一定要化妆……。

事实上她也就比我大两、三岁。

然后我就无奈又无辜地迷茫地等待她很“美丽”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一日,去新都汇买衣服,无奈的是每试一件都不合身,原因是她太瘦。

即使是最小号穿上也不合身,,无奈啊无奈,

每当这时,我会大声地呼吁:苍天啊,大地啊,慈悲的主啊,让我瘦点吧!

天快黑的时候好不容易试到一件很合身的上衣,我悄悄地对她说:

估计这件衣服不会便宜,得100块出头。咱们搞搞价,看50块能不能要···

那位美女店主说:看你穿上多合身呀,我们正搞特价,打8折399块。

无语。脱下人家的衣服。走人。

她说:哼,我买不到,可以把它画下来,天天看,这样就好了。

我说:你忘了,我会做衣服的。你画下来,我给你做。

她说:我发现咱们俩的生存能力很强!!

我说:穷人家孩子都是这样。大笑。

回来的路上,她说:“我要去郑州工作了,剩你一个人了,

找个男朋友吧,要不然我走了可不放心……。”我很心酸,想哭。

对她说:不用担心我,受委屈了我会哭着去郑州找你……。

四、CJ

一个很会穿衣服、很懂得享受生活的女孩儿。会把时间花到逛街和买衣服上。

但并不另类也不张扬,每身打扮都很恰如其分。

明知道我又懒又笨,她会在期末考试前,把她的笔记复印给我。

生活中,指点我怎么怎么样去搭配衣服,还会时不时地给我买件T恤,

买个精致的小头花,买瓶香香的露水。我经常说她是流行元素的代表。

最重要的是她很有亲和力。以前是从来不相信“心有灵犀”的,

今年寒假,由于意外的事情,初十那天,急匆匆地赶往洛阳,

踏着夕阳的余辉,我走进冰冷的候车厅,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熙熙攘攘。

陌生的面孔,拥挤的喧嚣,孤独得想哭。不知道到了洛阳会不会依然这样?

正在乱想的时候,她发短信过来:我到洛阳了,没水、没电、没人……

狂喜,回短信给她:等我,我现在车站,凌晨两点到洛阳……

谁也没有告诉谁,就是这样。在洛阳车站忍受了五个小时的寒冷和困倦,

当我大包小包的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发现整个楼就我们两个人。

就那样一块度过了没水没电的10天。沉浸在黑暗里的那段时间让我冷静下来。

冷静地去思考何去何从,冷静地看待眼前的一切事情。

正月十六那天晚上,站我阳台上,看远处艳丽的烟花,

绽放、自由、绚烂……却并不是为我们而点燃,相互安慰着度过了那个夜晚。

一个春日,相约去洛浦放风筝,在路上,她把风筝放在身后,说:

快快快,看我的影子,有两个小翅膀,象不象天使?

我做出要撞车的样子说:苍天呀大地呀!你杀了我吧,.

而我在她面前是一个十足的灯泡,M哥,她的男友。

她们出去吃饭,必拉上我。即使没拉上,也会带东西回来给我。

去吃饭的路上通常情况下:M哥拉着她的手,她拉着我的手,

手里拿着她买给我的小神童冰淇淋,不看路,就那样被她拉着,

吃着,然后左顾右盼着路边的橱窗。吃完饭后她们通常会买冷饮给我吃。

这个时候,通常是M哥走在前面,我们走在后面。是标准的“边走边吃”。

据M哥后来解释:两个傻丫头,不想和你们并排走,边走边吃不雅,

我知道我说了你们也不听,那就干脆不说了,任由你们吃去吧,我在前面挡着车。

知道这个真相以后,我会拉着她站在老城区的路灯下吃冷饮,

然后把正专心致志替我们“挡车”的M哥叫个猛回头。

让他一脸迷茫,一脸无辜,又一脸无奈地看着我们两个傻丫头

在路灯的照射下清晰地更为不雅地“边走边吃”相。

我会恶作剧地把没吃完的冷饮,倒进她的盒里说:“吃掉,证明你疼我!”

她会吃掉说:行了吧,行了吧!够疼你吧!

在这样的日子中,我们成长着,幸福着。

五、H:

刚开始,当我把要给陪我走过的女孩们

写一篇文章的想法说出来的时候,

她威胁我说:哼,小样,一定要把我写的好一点。

我说:凭什么?对我不好还想让我写好点,买小神童给我吃!……

她会用那双深情的眼睛一脸委屈地看着我。

我想吃小神童的“决心”会在一刻间荡然无存。

其实,在其他人面前都是我逞强,而她是惟一在我面前逞强的人。

她有一双很深遂的眼睛,见到她的第一次我甚至怀疑这丫头是不是混血儿。

一头卷卷的长发,密密的睫毛,卷卷翘翘,

是我的睫毛涂上睫毛膏之后也达不到的那种效果。

她会把我的名字喊得跟唱黄梅戏一样。嗲得让人不忍心去吼她。

在她面前我可以肆无忌怠地用自己并不成熟的观点

“教训”这个可以无限度容忍我的人。

她经常说的话是:娟,你这句话好经典啊!

我就在这种“盲目的崇拜”悠然自得!

有一段时间特别特别忙,她说:你都好多天不管我了。。

当时听得心好酸,她很懂事,我的颈椎疼得很厉害的时候,

她会跑上来,带个果冻,带根黄瓜或一个西红柿,说:吃吧。

然后就帮我按颈椎,我就那样幸福地趴着,她边按边轻轻地说:

娟,以后要好好地吃饭,早点回来,看你成天忙得,我可心疼。

好几次都是不知不觉睡着了,她就自己轻轻地爬下床。回寝室睡觉……

她身上有南方女子特有的柔情和温驯.

跟她在一起,那种静静地感觉让自己的烦燥慢慢地冷静下来。

不用去想任何不想想的事情,只是静静地依偎着,

知道在累的时候有个这样的人疼着你……

六、Q

大一的时候看到她的第一眼,心里便感叹:这妮子“巨美”呀。

没化一点妆,那种由内而外的气质和神韵从容、淡定。

两个星期后被老大告之:以后,你们俩就是搭档了。于是,

“深深”友谊的积累便在紧张充实的“工作”过程中开始扎根了!

她有着画十年“国画”的“资本”,能画出国画专业第一的成绩。

虽然说文艺不分家,我学文,她学艺术,但我们审美的标准却大相径庭。

包括买衣服时的观点。我的眼光很老,这是后来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

她看中的衣服总是能经过岁月的“洗礼”,样式、颜色还“流行”两、三年。

而我看中的衣服充其量也就“流行”一个季度,

甚至刚买回来就被好友们说:别穿了别穿了……。

跟她在一起改变了我的好多“固执”的观点。

当我很心不甘情不愿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后,

Q自恋地说:跟我在一起没少学东西吧?用什么谢我?……

我会白她一眼说:还用谢,不是说大恩不言谢嘛。哈……

想出去的时候两个人就疯逛,在下着很大雨的街头,

穿梭在各个试衣间,累了就躲在商场的屋檐下,

啃着豆腐串,看路人的行色匆匆。尽管没有带伞,也不知道雨何时能停,

还被冻得哆哆嗦嗦。还是如此地乐此不疲……

她会在很多天不

联系之后的一个夜里0点多的时候打电话,

当我怒不可竭地质问她把我吵醒的时候,

她会很有理由地说:没事,睡吧,我只是想知道你还活着没?

有一百天不联系了吧?然后留下被她搅醒再也睡不着的我失眠。

细细想想,确实有好多天不联系了,我们在彼此的“梦想”中忙碌着,追求着。

都会想对方,但没有说出来。看着她去山上写生被强光晒得黑黑的胳膊,

我知道我们都在成长,都在很纯真地坚持彼此心中“美”的东西。

她会给我讲画的美与丑、生活的美与丑,用艺术的角度。

我会静静地听着,感受她的真切和她身上的从容、淡定……

七、二姐:

一个长着大大眼睛的女孩,一看很惹人喜欢的那种,被我妈当女儿看。

高中我们一个寝室,上下铺,同桌。大事小事我都会先和她商量,

一直喊她二姐,三年的高中时光过去了。三年的大学时光又过去了。

大学三年,她在开封,我在洛阳。虽然时过境迁,但并没有物是人非。

毕业后她和姐夫去了郑州,在那个并不熟悉的城市里安家落户。

06年的愚人节,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实在不好,早上从床上爬起来,

对她说:接我,我要去郑州!就拿一个手机便跳上了81路车。

她不会怀疑我愚人节开玩笑。走出郑州出站口,看到二姐的时候特别想哭,

她只是拉着我什么也没说,便朝家的方向走。

吃饭后带我去找散落在郑州东南西北几个方向的好朋友们。

几个人挤在一张床上聊到半夜。几个人共同思念一个叫做家乡的地方。

天亮之后,二姐用自行车载着我行走在外环路上,

我坐后座发着短信,听她讲这么多天里发生的所有事情。

呼呼的风从耳边刮过,闻着遍地的油菜花香……

在这个我们都不曾拥有寸土的城市里行走着、游离着、快乐着。

带我去逛银基,吃串串香,行走在各个可以行走的大街小巷。

任由我释放自己的任性和固执……

两天之后,当我感觉自己的精神状态趋于“正常”时,踏上了返程的列车。

看着郑州车站的车水马龙和熙熙攘攘陌生的面孔,心里是前所未有的孤独和落寞。

一晃而过的站牌,延伸的铁轨,连绵的远山,

告诉自己:生活还在继续,学着勇敢的面对一个人的生活吧!

只是一瞬间便弄明白了一直都不明白的那句话:生活在别处,离别是为了成长。

要学着长大,学着长大!